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月
2012年10月30日 13:35

文化走出去,道德滑下来

莫言荣获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不少人预言:这将极大地促进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步伐。但愿如此。不过,文化的传输和渗透,在和平时期是非常缓慢的。前年2010年是利玛窦逝世四百周年,首都博物馆曾有纪念展,意大利方面还出借了拉斐尔和提香等绘画真迹。但利玛窦在中国,他想学习中国文化,还得答应一辈子不回国,不会将中国文字带回西方。在他留下的《中国札记》一书中,利玛窦批评了当时的中国人不会理性思维。为此他和明代大臣徐光启共同翻译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但正如杨振宁先生所说:“不幸的是徐光启翻译几何原本的时候虽早(那时牛顿还没有出生),可是这翻译有将近三百......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0日 00:13

自当学莫言,不可言罢学

自当学莫言,不可言罢学

喜讯传来,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莫言。老农多年之前就说过:莫言是最可能荣获此奖的中国作家。海内海外,也算给莫言当过几天吹鼓手。听到消息,自然很高兴。

另一方面,在今天这个浮躁时代,任何好事,都能被急功近利之徒搞成钻营之道。比如,会不会有中学生,受父母纵容,不好好念书,上课就是自己在下面笔笔划划,却想靠着一篇作文,以偏才怪才的名义,混入清华大学?(北大已在去年说明,不鼓励招收偏才、怪才。)莫言的正式学历,不是只有小学五年级吗?他能写出诺贝尔文学奖,这中学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老农相信,莫言自己是很愿意当年多上几年课的。他是遇上了文化......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0日 00:34

求奖两万里,积恨六十年

求奖两万里,积恨六十年

金秋十月,网络疯传: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是莫言和村上春树两者选一。据说西方赌场盘口还是莫言大一些。老农最喜欢的就是架秧子起哄,赶紧从猪草篓底翻出一篇五年前——即2007年10月——写的文章,作些与时俱进的修订,巴巴地贴上来。

话说这“十年奋进,十年辉煌”,诺贝尔奖年年都发,却是一年一度与红朝无缘。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最气不过的是,连文学奖都要吃咱们豆腐,好像大红朝每年一千多部长篇小说都白出了似的。虽说有过一个高行健,但主旋律舆论只当他是法国作家。于是,一年一度,总有好同志或痛苦或愤怒地追问:为什么中国作家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