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兔年要转化,猿人须进化

兔年要转化,猿人须进化

这份新年致辞,原为替《求是》杂志写的年度开篇。但编辑硬说本人写了白字,应是“致词”,不是“致辞”。还说陶金虎同志都是用“词”字的。兄弟懒得废话,撤稿上网。

有人要说了:新年致辞,一介乡巴佬还新年致辞?搞笑嘛,你还是给猪去洗洗体味吧。哈哈,是标题党吧?这乡巴佬也就只配讲讲土得掉渣的故事。

那就讲个土故事。村里有个二流子,长着一头红毛,据说他老妈是个俄国疯婆子,所以大家都叫他红红。红红生来反文明。大便用手刮,手再擦在衣襟上。天天一身警装又是从来不换,浑身腥臭腥臭的,人见人躲。红红见人躲他,还要很得意地大声高吼毛语录:你们这叫资产阶级臭美!——“这时,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

虽然臭,他爸是李刚(所以红红有警装),红红在村里霸吃民脂民膏没人敢管。

后来,红红年岁大一点了,要点脸皮了,开始学着用手纸。但他擦屁股的方向不对。卫生文明的擦纸方向是从会阴向后擦,这样脏东西不会擦到会阴去。但红红总是唱着“向钱看”,用力将脏东西向前赶。而会阴部汗腺很多,屎尿擦到裆中痒,腐败溃烂,腥臭腥臭的。红红如今外表西装毕挺,却还是人见人躲。

红红见人还是躲他,站在村边中南湖愤愤骂道:真是亡我心不死啊!红红愤愤质问:小爷现在讲卫生,爱文明,手纸用量全村第二,只比村长少一点儿,你们凭什么还要躲?

可怜红红不懂,弄到表面干净并不难,学点文明习惯似乎也不难;但要在细节上学到家,真正落实,做到表里皆熨贴,这就难了。而且,因为长期拒绝并至今心中抗拒与文明人来往,红红几几乎就是学不会的。

前年,笔者在某报写过几篇时评,《洋人都是二奶?》、《政治文明的形式“伪装”》、《做好自家事,说到他人服》和《谦虚得世界尊重》,讲的都是同一道理:不要相信新花社和洗洗体味的胡话,不要以为红朝强大了就会自动得到其他国家的尊重;只有谦虚和文明才能赢得敬意。

如果说这些话在2009年讲,显得早了一点;那么在2010年就看得比较清楚了。自以为世界经济危机中一枝独秀,可以来横的了?周边国家立即向美国倒过去。外交部负责人飞去首尔警告韩国总统李明博不要乱说乱动?他前脚走,韩国后脚就宣布军演升级,并且立即同意了奥巴马在G20峰会上都没拿下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不管红朝多少警告,挪威照样将合并奖颁给刘笑党,照样扇红朝一个大嘴巴。

二次大战后发生在第三世界的很多革命,从红朝到塔利班,都是反帝反封建反文明的三反运动。反帝是抢道义,红朝先反美后反苏,塔利班先反苏后反美。反封建是争群众,红朝打土豪分田地,塔利班也反对封建等级制。反文明可以算是前两反的副产品,但其实也是革命领道人缺乏国际眼光的正产品。塔利班有炸掉巴米扬大佛的反文明“壮举”,红朝则有震惊世界的紊化大革命。

反帝反封建,即使一时血流成河,人长长很快的,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反文明则对现代国家的建构影响深远。比如,红朝的法律条文,明明都是从西方抄来的,主旋律却天天批判西方法律的“虚伪”,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红朝建元六十年,民众仍然没有学会运用法律,官员也不把法律当回事。死个人还官民抢尸体,诸多群体件事——比如最近的浙江省乐清县钱云会被碾死事件——由此而起。而到了国际上,因为不知道如何文明地与人交谈,官猿们只能动辄感叹“话语权”与红朝的经济实力不相称。

注意,本人并不是说,文明行为只能向西方人学习。愚意以为,这样一个历史包袱沉重而又心理脆弱、动不动声称“感情被伤害”的大国,官猿进化到人得分两步走:先从他们八辈子都读不懂的马克思退到多少还能教几句的孔夫子;有了一点文化自信之后,才可能认真学习西方文明。

老邓提出学习新加坡后,原宣战部副部长、大左棍徐惟诚曾带队去新加坡考察如何维持社会道德水准。李光耀对他说:“我们只不过巩固了人民本来拥有的文化遗产,深化他们所秉承的价值观和是非观念。儒家伦理所强调的孝道、诚信、勤俭、对朋友诚挚、对国家效忠,这些都是维持法律制度的重要支柱。”而在红朝,这些民众本来拥有的旧道德文化遗产早被革命党摧毁了。北京猿人的道德水准能够重新进化到汉代或者唐代,红朝就已经不是现在这种老人跌倒没人扶的样子了。

这些旧道德,甚至对革命干部和爱国青年都是有用的。革命干部家庭出身的爱国青年多了,为什么有的能做丛书集,有的至多省部级?李光耀祖籍福建,他曾回乡探望,印象不错。老李和姜太公是好朋友,太公问老李:你在各地走走,见到谁是特别能干的?老李就推荐了。如果是中南湖里选人,肯定是在党务系统找个满嘴央视腔的机器人。但太公到底留过学,懂英语,他还是有国际眼光的,老李的话就有可考虑之处。

去年11月中,精品加博士去新加坡参加邓公纪念铜像揭幕仪式。兵兵很谦虚地尽晚辈之礼,搀扶李光耀起身,让他走在前面。人家能上去,原因之一,或许就是比其他革命干部家庭出身的爱国青年多了点尊敬老人的中华传统道德——不但尊重前门毛所说的“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老干部,这一条高干子弟全都牢记的;而是遇到观点或许与自己不同的党外老人甚至国外老人,甚至遇到革命干部和爱国青年要破口大骂的、曾经建议美国留在亚洲抗衡红朝影响的老人,也懂得当面尊重。

有这样的传统优秀品质,又有能力,关键时刻,贵人就帮你说话了。

进化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2011年,北京猿人必须再出发,从中南湖这一当代诌口店,走向孔夫子,走向汉家陵阙,走向世界文明。

推荐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