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特朗普出头,外交美变脸

特朗普出头,外交美变脸

昨天路上见到一位黑女在叫骂:特朗普!'m mad!老农我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凑上去吼一嗓子:I'm mad too! We're all mad!旁观者都笑,不少人跟着喊:We're all mad!

今天进办公室,见地上有一张被人从门底塞进来的纸。拣起一看,是个保护美国工作岗位研讨会。特别邀请那些被外包他国和 H-1 Visa 挤走的美国人及其家属、朋友去旁听。纸的背景是飘扬的美国国旗。六月债,还得快啊,工会和民间组织已经行动起来了?

人人都想过幸福生活。但高的生活水平要求高的劳动生产率;这就要采用新技术;而要掌握新技术就要有相应文化。所以义务教育阶段,不要你出钱时,一定要把书读好。不但要拿到中学毕业文凭,更要扎扎实实具备中学程度。然后才能从手挥镰刀打猪草,到挥手指令机器人扛大包,都做得游刃有余。懒黑穷白不读书,全套声控家电政府配给你?再给你办个使用训练班?很快就要冰箱都不会用了,还想找高薪工作?工业革命初期,英国“羊吃人”比现在残酷多了,那时可没有社会安全网,最终还不是咱们农民只能适应新的生产工具?这就是历史进程。

其实对美国内政,老农也就是路过打酱油的。感兴趣的还是外交。当然,如果特朗普一笔勾销混用厕所之类的奥巴马总统令,咱也乐见其成。老农我是孔孟信徒啊非礼勿视。要是突然闯进一个自称男子心理的妙龄女郎?俺也需要总统令的保护!

特朗普竞选时讲的外交条头糕,大致有两条。一是减轻海外负担,国内为重;二是与其他国家改善关系。不过特朗普是个没有任何 track record 的外交白丁,要讨论这两条,这里只能从其他总统的经历来外推。今天先谈谈第一条,海外减负。

老农我是从1992年开始关注大选美的。那一年俺终于能直接获取英文大选资料了,看的是老布什对克林顿(男)。24年7次大选,就没见哪位选上的总统不曾发誓赌咒说要减负的。老布什外交最强,刚打赢了海湾战争,国际威信极高。但克林顿一句 It's the economy, stupid,就把老英雄打趴了。克林顿从索马里撤回执行人道救援任务的美军;并声称要把冷战结束后省下的军费,所谓 peace dividend 都用在国内。但意识形态冲突淡化后,文化冲突席卷而来。前南斯拉夫解体,东正教、天主教、衣似蓝三派内战。克林顿拒绝插手,一再坚持这是欧洲事务,应由欧洲国家解决。直到法国威胁要出兵单干,担心巴黎吃货挡不住俄国借机进入巴尔干,美国才出面,带领北约轰炸塞尔维亚。

克林顿八年之后,2000年大选是小布什对戈尔。现在大家都认为小布什极大地扩展了美国的海外负担,但他刚上台时,却被称作美国首位西语裔总统——小布什能讲流利西班牙语——他的设想是减少欧洲在美国外交上的份量,转为与拉丁美洲结成紧密关系,签订泛美自由贸易协定。为此他一反惯例,宣布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将是墨西哥,而不是最亲密邻国加拿大。小布什竞选时,甚至说他要撤回驻科索沃的美军。欧洲的事,让老欧洲自己去管理。但9.11事件一来,为了美国的安全,他去中东建设民主了。这时才惊觉美国需要盟国的帮助,赶紧与老欧洲修复关系。

小布什八年之后,2008年大选,奥巴马的口号是 Nation building at home。不是像布什那样去伊拉克,而是在美国本土建设国家。2011年底,奥巴马将美军全部撤出了伊拉克,停止在那里的一切军事活动。但前年8月又开始在伊拉克北部轰炸“衣似蓝国”。ISIS 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摩苏尔之后,十余万既非穆司令也非基督徒的雅兹迪少数民族逃入山区。奥巴马不能眼看着雅兹迪人被灭族,他们的年轻女性被卖作性奴隶,美国只得轰炸,同时敦促库尔德人上山,将雅兹迪人接到库尔德安全区。

特朗普之前三位美国总统,都想收缩战线,都想在海外减负,将精力和资源转移到国内。但克林顿在欧洲却为联盟和传统的惯性所约束;小布什则突然面临敌对势力的挑战;奥巴马在利比亚、伊拉克和叙利亚也不得不权衡人道灾难越演越烈时的大国责任。他们的处理或许不够高明甚至拙劣,却都是躲不开的。特朗普同样会遭遇这三方面的考验,并不是他想减负就能减负的。

这三位总统中,也只有奥巴马,算是与美国外交建制派没多少个人联系的局外人,眼睛清明,为美国海外减负作了些实实在在的准备工作。只是特朗普这个不读书的商人,是否能明白这些工作的意义?

美国不可能在欧洲减负。民族国家相信血浓于水;但美国是围绕民主理念所构建的移民国家,更相信文甜于血——文化认同比血缘关系更重要。从这一意义上讲,西欧是美国比兄弟还要亲的朋友。平时再为贸易、金融吵架,关键时刻肯定站在一起。

美国最需要减负的地方是中东。而奥巴马适逢际会,在他当总统期间,美国有了退出中东的可能。

英国人哈尔福德·麦金德在十九世纪提出他的“心脏地带”说法——他的文章《历史的地理枢纽》(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发表于1904年, 但我们可以认为其想法形成于十九世纪——他把中东称为世界“心脏地带”,认为谁统治心脏地带,谁就能主宰世界。这时,中东是世界的交通枢纽。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总统卡特为阻止苏联引发中东动乱,立即宣布中东事关美国核心利益。这时,中东是世界的石油库。石油价格一声涨,欧美吓到抖三抖。待到奥巴马在新世纪当总统,美中贸易激升,美国的绝大部分海运,并不需要经过中东;页岩油的开发,也使美国不再依赖中东的石油。到了今天,中东不过是个浪费无数外交资源的大黑洞。

奥巴马似乎决心带领美国离开中东。但美国在中东的历史包袱太重,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只能悄悄进行。虽是悄悄进行,并不宣扬,但蛛丝马迹还是看得出来。

先看传统惯性。奥巴马上台不久,就重新定义了卡特讲的核心利益。(1) 保护以色列、沙特、埃及等盟国的安全;(2) 保证至西欧和日本的石油航道畅通无阻;(3) 不准许恐怖组织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一个相当低调的定义,将美国必须要做的事情,降低到普京也能同意的地步。

再看人道灾难。奥巴马不肯深度卷入叙利亚,叙利亚目前并不涉及上段所说的美国核心利益。《华盛顿邮报》几乎天天有评论骂他:就是因为这位总统软弱,使得叙利亚人道灾难久拖不决。据白宫外交人士透露,奥巴马反对进一步行动的理由,主要是两条。一是美国管不了那么多事,刚果内战死了六百万人,哪个大国插手阻止了?二是就算美国想管也管不好,美国的介入,未必能使局面好转,或许更糟。叙利亚内战乃至中东其他国家的战乱,国际份量其实就该跟黑非洲国家的战争同一级别,双方手段都很野蛮,平民伤亡很凄惨,但真的对世界大势无甚影响。

至于敌对势力的挑战,奥巴马觉得最好还是化敌为友。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有以色列和美国犹太人院外游说集团如此激烈的反对,在奥巴马两位前任那里,肯定谈不成。以色列对周边国家的核设施,政策历来是不明讲,不张扬,轰然一声炸他娘。奥巴马不仅不允许以色列轰炸;他反而允许伊朗拥有民用核设施,并由国际条约盖上合法图章,令以色列无法偷袭摧毁。这就使得奥巴马不可能让以色列接受他的任何巴以和谈建议。如果以色列不配合,不肯在土地划分上让步,那就没什么可谈的。而在克林顿和小布什执政时,巴以和谈都曾是外交重心。两人都认为只有解决这一难题,才能消除针对美国的恐怖主义。奥巴马不再以美国总统之尊,亲自出面推动巴以和谈,可以认为他就是放弃了。反正,通过伊核协议,1979年衣似蓝革命之后的伊朗国际地位也算“合法化”了。今后伊朗和土耳其、埃及、沙特互相制衡,争作中东地区的主导国家,也可保得以色列一时平安。

明年特朗普进驻白宫后,以他的外交白丁身分,美国的减负中东,尽可懂装不懂横着来,适度加快这一进程。就怕他不懂装懂,没能减负,反而增负,把美国再次绕入中东那无休无止的万种冲突。

推荐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