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广岛有分教,军人勿干政

广岛有分教,军人勿干政

今年是日本投降七十周年;今年8月6日,也是美国在广岛投掷原子弹七十周年。当天,广岛举行了盛大悼亡仪式。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包括二战盟国美国、英国和俄国——都派了代表。美国今年提高了代表级别,由主管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的国务次卿罗丝·戈特莫勒领衔。

美日两国,经济上早已紧密联系。文化上,如今村上春树新作的销售量,可与美国最好的小说家对擂。就是两国民间遗留的棘手问题,比如对目前居住在美国的战俘的赔偿,也能平和解决。前战俘及家属曾利用加利福尼亚的一条法律,要求在美国的日本公司为其战前母公司代付损失。联邦地区法院法官沃恩·沃克判决道:旧金山和约以未来的和平取代了这样的赔偿,历史已经证明这一决定的明智;原告失去的是纯经济利益,但生活在自由社会与和平世界的好处足够抵消这一债务。今年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首次出席广岛悼亡仪式,差不多可算是两国将干戈全面化作玉帛的最后一步。

(据“维基泄密”透露的外交电报,美日两国政府曾讨论过奥巴马访问广岛并表示遗憾的可能性。)

其实,日本可以不挨这颗原子弹的,如果他们及时投降的话。1945年7月26日,盟国领导人在已被占领的德国军国主义象征中心——普鲁士国王驻地波茨坦发布公告,勒令日本无条件投降:德国的下场,表明了继续抵抗的徒劳。这时日本已失去冲绳和太平洋上一连串小岛,从这些岛上起飞的美军飞机天天轰炸东京等日本城市,美国海陆军随时都能登陆日本本土。日本高层也知道,战败已成定局。公告并警告日本:继续抵抗将招致比击败德国的力量还要强大无数倍的毁灭性打击。美国总统杜鲁门,这时刚得到原子弹试验成功的密报。但是,主导内阁的日本武士道军人,认为波茨坦公告没有确定战后天皇地位,他们宁愿玉碎也不甘天皇受辱。外交官解释:公告文字其实为天皇暗留后路,既然说了政府形式将由日本人民的愿望决定,而日本人显然依旧敬重天皇,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外交官说服不了傲慢的军人。

美中(中华民国)英三国元首签署的公告,明确说了他们的条件不可谈判,日本内阁还想磨磨蹭蹭谈条件?8月6日,第一颗原子弹在广岛爆炸;8月8日,苏联向日本宣战,斯大林补签波茨坦公告;8月9日,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8月10日御前会议,天皇独断:接受盟国条件。他告诉将军们: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天皇对外交语言的理解,显然比将军透彻。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

五十多年过去,在欧洲二战后最严重的军事冲突科索沃危机中,撤出科索沃的塞尔维亚第三军军长内波基萨·帕夫科维奇对记者说:他并不愿意撤离,他和部下在科索沃等着与北约的地面部队较量较量,是贝尔格莱德的市民不想打了,他们受不了断水断电的苦。军人要有血性,当然不愿投降。但是,政治家要有长远考虑,政治家甚至要考虑:即使打赢了又怎么样?即使第三军打赢了,北约撤手,美国舰队也不再拦着中东和北非过来的宗教极端分子,已经打烂了的科索沃,在上压下乱之中成为又一个车臣,最遭殃的还是塞尔维亚。米洛舍维奇前总统总算及时做了一个有益于和平的决定。帕夫科维奇则在2009年2月被国际刑事法庭认定,在科索沃地区犯有反人类罪和战争罪,罚处二十二年监禁。

日本挨原子弹的教训是绝对不可搞军国主义,军人不可主导内政与外交。日本军人没有及时投降,挨了原子弹之外,还有一系列后果。苏联当时与日本订有互不侵犯条约,苏联的参战,首先成了东京审判的大障碍。国际舆论认为,一个违反条约发起进攻的国家,居然参与日本战犯的定罪,这是司法大笑话,极大地损害了东京审判的合法性。而且苏联的参战,将意识形态之争带入东亚。刚刚恢复独立的朝鲜被划为两半,严重挫伤了当时朝鲜人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朝鲜战争导致美国第七舰队巡逻台湾海峡。然后,旧金山和约之前,驻美大使顾维钧一再要求:按照开罗宣言,将台湾回归中国写入条约。但美国国务院表示碍难从命——写入这一条,第七舰队的巡逻就在国际法意义上介入了中国内战,美国国会决不会同意,政府将有大麻烦。这就是台独势力“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来源。如果旧金山和约明确规定台湾是中国领土,大陆根本就不必在台湾每次大选后,都要追问当选者是否尊重“九二共识”。

还有一条教训是军国主义并不是只有军人在搞,文人也会积极参与。一战后谈判凡尔赛条约时,日本觉得自己未被西方尊重,他们提议的种族平等未能写入条约。这之后,日本媒体大肆抱怨西方歧视日本,压制日本崛起,逼迫日本接受西方决定的国际游戏规则;舆论并声称日本的榜样才是非西方国家自立自尊之路,日本要主导建立“东亚新秩序”。正是这样的民族主义宣称,为铺平了军人进入并主导内阁的道路。

全程参加广岛和长琦悼亡仪式的美国国务次卿戈特莫勒说,见到那些年老体弱的原爆亲历者坚持参与仪式,帮助世界理解核武器的恶性后果,她非常感动,核武器绝对不能再用了。虽然现场没有大强国政府的代表,这也是中国那些尚存文明之心的人们的愿望吧。毕竟,巴金早在1980年就说过(《随想录·47章·访问广岛》):“我想起许多事情。我想到了我们的十年浩劫——人类历史上另一个大悲剧。我不由自主地低声念起了〔广岛和平公园〕慰灵碑上那一句碑文:安息吧,过去的错误不会再犯了。”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