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堂堂强国梦,完胜美国梦

堂堂强国梦,完胜美国梦

核心首长对美国的这次国事访问,尽显大国领导风度,在国内国外掀起了新一轮强国梦热潮。从今之后,世人再要称赞美国梦,就不得不同时想到强国梦;而且,比较之下,眼明人都会发现:强国梦完胜美国梦。

所谓美国梦,有两种常见表达。巴拉克·奥巴马于2008年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次经济危机之严重,在投票日之夜的胜选感言中意气风发地说道:“如果还有人不相信美国是梦想可以成真的地方,如果还有人纳闷建国先贤的理想是否依然充满活力,如果还有人质疑我们民主的力量,你的答案就在今夜。”——这是第一种表达:只要你努力,在美国就能充分发挥你的潜力,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即使父亲是外国人,即使本人是无财无势的少数族裔,只要你生在美国,仍然可能成为美国总统。

这一表达的缺陷,是美梦与体制有关。执政党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严正声明:美国体制是走不得的邪路。因此,这一表达不必讨论。

美国梦的第二种常见表达相对简单:有房有车,两个孩子。这种个人小梦,显然无可比拟于气势磅礴、震天撼地的强国梦终极目标——在2049年之前,达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而雄辩地再次证明:只有红产党才能救中国!于是,全国人民欢欣鼓舞,载恩载德,热烈拥护红产党继续执政一百年。

由于两个梦的不对称,老农我强烈建议,强国梦的正确英译应为 China's Dream;现在译作 Chinese Dream,不够确切,既有拷贝美国梦 American Dream 之嫌;又可能引起误会,以为强国梦也只是民众个人梦。

另外,不知为什么,国内媒体常将美国梦的第二种表达搞得有头无尾,只说有房有车,不提两个孩子。其实,美国人也是人,是人就是社会性动物,需要亲情和友谊,单是物质的优裕并不能使社会人长久幸福。美国心理学家所做的各项调查都表明,能让美国人感到幸福的最主要因素是良好的两性关系。所以美国梦一定要有两个孩子(隐含了配偶在内)。当然,多生几个也无妨,美国梦的后半句也有三个孩子一条狗的说法。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是天主教徒,教规不允许避孕,他和太太生了九个儿女;到目前为止,这九个儿女又给他生了三十三个孙男孙女。

只会做小家小梦的美国人,再羡慕强国梦的宏伟,以他们踟蹰于邪路的体制,也是模仿不了的。就说有房吧,美国政府在各大城市都建有供穷人居住的经适房。但美国政府无法强迫中产阶级迁入建有经适房的社区。而都是穷人的社区,孩子缺乏鼓励成功的成人榜样,数学作业不会解也找不到可辅导的邻居,更没有人告诉他在社会上如何与警察、官员、老板等权威性人士打交道。青少年读书成绩差,找工作也难。一代人之后,建立时当作市政里程碑的经适房小区,居然沦为贫民窟。而在大强国,抢到经适房的都是有门路的官员和他们的亲戚,他们有足够的购买力让小区欣欣向荣,决不会变成贫民窟。

美国政府也积极鼓动低收入家庭买房,并为他们提供担保贷款。特别在比尔·克林顿总统的第二任期(1997-2000)内,白宫催促“两房”——联邦国民抵押协会(房利美 Fannie Mae)和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房地美 Freddie Mac) ——放宽条件,购买和担保了大量房屋贷款。为了降低独自承担这些宽条件房贷的高风险,又利用当时新发展起来的金融衍生品,将房贷打包混装后投入债券市场,三转两转的搞得购买者难以估计借贷者无力偿还的几率。金融危机到来前十年,美国人的住房拥有率倒是从1996年的64%提高到2006年的69%。别小看这十年里提高的5%,它主要来自黑人和西语裔的首次购房者,美国政府为此很骄傲的。最后结果,全世界都看到了。房贷打包混装,可以把一个地区银行的风险平摊到全国,让其显得微不足道;但当成批的借贷者还不出钱时,震动就是全国性的。去年,美国人的住房拥有率又退回到64%了。

当政府欲以大奶妈姿态,一手抱着人民,一手拿着福利奶瓶,强行灌输“美好生活”时,长远效果,就是价格信号被扭曲,市场的调节功能遭窒息,搞出一大堆经济问题。

一场经济危机,美国衰落了。美国梦的集中体现奥巴马总统,也是挽救不了。试问他日之世界,竟是谁家之梦境?——大强国,只有大强国!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要紧密团结在核心首长的周围,高做美梦奋勇前进!我们的梦想一定要达到,我们的梦想一定能够达到。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