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倨前却恭后,温故而知新

倨前却恭后,温故而知新

今天,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巴黎开幕。大强国代表团由习大大亲自带队。比起六年前由宝宝带队出席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级别上了整整两级!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次大会将从一个吵吵嚷嚷的国际散仙聚会,开成我党代表大会般的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奋进的大会,最后以高唱诞生在巴黎的《国际歌》完满结束。因为,像党代会一样,最重要的决定已经预先安排好了——强美两国在去年奥巴马访华期间发表了关于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题头图),各自就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设立了本国新目标。

这不就是六年前奥巴马第一次访华时提出的“G2主导世界”吗?既有今日,何必当初跟美国撕破脸皮,在哥本哈根大吵大闹?

2009年奥巴马访华。11月16日,在上海会见学生干部时,被问到此行目的。那时小二黑还是个上台不久的民主党老天真,他双眼星光闪闪地讲了下面一段话。

[A] meeting of the minds between myself and President Hu about how together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can show leadership. Because I will tell you, other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will be waiting for us. They will watch to see what we do. And if they say, ah, you know,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they're not serious about this, then they won't be serious either. That is the burden of leadership that both of our countries now carry. And my hope is, is that the more discussion and dialogue that we have, the more we are able to show this leadership to the world on these many critical issues.

奥巴马主要想就一个月后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与强国达成协议,至少达成某种默契。小布什2001年上台后,所做的第一件激怒各国的事就是退出京都议定书。结果他同年6月访问法国时,获得了史无前例的特殊待遇——法国总统希拉克不顾外交惯例,公开批评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当然要反其道而行之,希望能在哥本哈根谈成一个协议,可以取代即将要到期的京都议定书。而且,他刚拿了诺贝尔和平奖,总得做点事吧?

奥巴马虽有善意,也很看得起大强国,但在两国之间,却有着深深的文化鸿沟和更深的意识形态鸿沟。

英文 leader 的原本含义和目前仍在使用的一个主要含义,是带头走在前面的人。是为“前导”,可以在平级间使用。所以美国自称是自由世界的“领导”,并不是说要对其他国家发号施令(当然,比较蠢的美国总统有时会这么做),难道美国真的能命令法国?而是说走在前面,做出榜样,leading by example。那段英文里,奥巴马足够聪明地只在这一意义上谈论中美两国的带头作用。他讲的是 to show this leadership to the world that is waiting for us。字面意义上,并没有G2两国说了算的意思。

汉语的“领导”,按字面意义,也是领先走在前面的向导。但是,在强国人今天处处遭受官员欺压的生存环境中,“领导”早已是“霸道”的同义词。英文的 leader 一旦被译成中文“领导”,强国人立即下意识地理解为英文的 commander——发号施令的人,而且不得抗辩。不但底层民众这样理解,争执局会员也是这样理解“领导”。

讲英语的要做平级领头羊,讲汉语的想当然地以为是上级汤中羊。羊和羊不一样,人和人就谈不到一块儿。那年11月18日,在北京会面时,宝宝这样回答奥巴马:强国不赞成G2的提法,原因有三:(1)强国离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强国不与任何国家结盟;(3)世界上的事情应该由各国共同决定,不能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

(1)是事实,(2)是一贯政策(虽说奥巴马并无结盟意图),这都答得不错。但第三条,奥巴马至少没有公开讲吧?这样答复是不是欠礼貌?

某些国家,比如伊朗,对照奥巴马和宝宝的话,会不会以为奥巴马私下亮出了两霸主宰世界的算盘,而强国出于公义公开拒绝?这不是让奥巴马显得很难看吗?某些小心眼的美国人,甚至会以为强国故意耍手腕,故意要让奥巴马显得很难看。

奥巴马的首次访华,美国人觉得很失败。美国舆论无论左中右,齐齐喝倒彩。这是历届美国总统多次访华时从未有过的事。

胡搞和宝宝这两个工科生,在大学里就积极参加革命运动,英语早就还给了政治老师。后来长者发话:领导干部要学点外语。

奥巴马遇到的另一困难是意识形态鸿沟,美国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而强国经济正高速发展。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肾上腺素大分泌啊: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强国特色、强国模式、强国道路的优越性,大强国一举超越美国的契机来到了。官员们突然觉得再也不必“韬光隐晦”了。

当然,世界历史会告诉你,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衰退之后,美国仍然有二战之后占世界产值一半的辉煌;上世纪七十年代阿拉伯国家大幅提高油价,引起的通货膨胀迫使尼克松总统放弃美元特殊地位之后,美国仍然有世纪末的新技术革命。就是按克思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说法,既是周期性,美国就不是一次金融危机能打垮的。不过,胡搞和宝宝这两个工科生,从小坚定跟党走,世界史、甚至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大概早就还给了体育老师。美国在这个节骨眼上要大强国减排,意识形态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嫉妒大强国,妄图打压强国经济,不让强国蹶起。

大强国奋起反击,决意狙击当年的气候变化大会!于是就有强国代表团副团长苏伟,在哥本哈根三次拍桌子,粗暴打断主持会议的丹麦总理,并对记者声称:“刀架脖子上了,还能再缩吗?”于是就有外交部副部长当着全球与会者的面怒斥美国代表,非常不外交地影射他未受教育:“我不想说这位先生无知,他受过良好教育。但我认为对中国提供资金的言论是缺乏常识的,若非缺乏常识,就是极不负责任。”——尽管美国给钱之事双方有默契。这位副部长甚至莫名其妙地拒绝了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的仅限于发达国家的自愿减排计划。

上面选你当打手,这是无奈的事。但是,一个老外交官,居然浑身打出激情来,打到各国代表大眼瞪小眼,那就是你的事了。哥本哈根之后,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曾经为之衷心点赞的这位好副部,掉换了岗位。

当时跳得最高的,意识形态所当然地要数主旋律。下面是@人民日报 哥本哈根大会评论系列的文章标题,大家见识见识,看看主旋律狂犬病发作时的疯狗样子。居然发了十八篇;里面居然还有一篇是配合本·拉登攻击美国的,作者是中央编译局的研究员。

拉登缘何对美发起气候攻势(评析之十八)
  某些西方政客再度玩弄中国“潜规则”(评析之十七)
  哥本哈根,失望之城亦扬希望之帆(评析之十六)
  解读《哥本哈根协议》的“四大皆空”(评析之十五)
  哥本哈根会议被发达国家逼至失败边缘(评析之十四)
  “大人物”频搞小动作中国人怎能不拍案(评析之十三)
  别让“富人”的傲慢与偏见淹没哥本哈根(评析之十二)
  哥本哈根会期过半三大谈判锁定成败(评析之十一)
  中国减排早已行动起来,西方怎能漠视?(评析之十)
  减排资金出钱难分钱烦花钱乱(评析之九)
  哥本哈根,发展中国家不得不算五笔帐(评析之八)
  从《2012》看西方的“气候牌”(评析之七)
  发展中国家需坚守“体制内”阵地(评析之六)
  俄罗斯减排“老本儿”殷实步步为营(评析之五)
  发达国家有能力有义务大规模量化减排(评析之四)
  哥本哈根大会要过“四道坎”(评析之三)
  哥本哈根美欧中三大阵营的合纵连横(评析之二)
  揭穿美国博弈减排的“如意算盘”(评析之一)

转眼六年过去。在这六年里,强国确实超越了美国——在温室气体排放量上。一般的说法是强国排放世界总量的25%,美国15%。但是,按强国统计局最近公布的新数据——燃煤数量以前被低估(这件事只有外电报道,国内媒体对这官方数字一声不吭)——强国排放量其实要占世界总量的29%,超过了强国人口占比,几乎是美国排放量的两倍。世界第一的排放量,令强国人在这六年里饱受雾霾之苦。两天前(11月28日),北京迎来冬初最严重雾霾,空气污染程度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所定上限的二十倍。据估计,强国每年有一百六十万人死于空气污染,或每天四千三百八十四人。空气污染这把“刀”,确实架在老百姓脖子上了。

去年,奥巴马在整整五年之后再次访华,终于达成了“G2主导世界”的协议。果然是主导啊,强美提出减排改进目标后,这一年来,没有谁霸道地命令他们,一百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主动提出了他们的减排目标。

哥本哈根大会时,强国拒不接受任何绝对减排(量化减排)的目标,只肯接受相对减排——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总排放量/GDP)将下降,甚至为此否定了发达国家的量化减排自愿行动。这次巴黎会议,虽然仍然拒绝量化减排,但强国承诺:至迟在2030年,总排放量将达到峰值,就是说排放量以后不会再增加了。能有个“帽子”封顶,西方各国已经拍胸脯大叫:My God,强国终于担负了一次国际责任!

强国在哥本哈根大吵闹的所谓“干涉内政”问题,即国际监督,这次在巴黎也已淡出。虽然法国希望能有个巴黎议定书,但强美两国一致反对,因此这次的协议将在各国国内法框架内执行,并不需要国际监督。议定书 Protocol 相当于国际条约,在美国要由参议院批准。克林顿总统令美国代表签了1997的京都议定书,但他从来没交给参议院审议。这一文件对发展中国家几乎无约束,参议院不会同意。奥巴马也是不能交参议院审议的,现在参议院的多数是共和党。但美国政府会遵守巴黎大会的协议。

不过,强国的真正改变是态度的变化。至少,在全球暖化这一问题上,以全球第一排放国的份量,大强国不再能装作那只是西方国家的事,不再讲那是西方遏制强国的阴谋,而是愿意与美国合作。本来,这种悠关全人类命运的话题,确实应该让欧美去伤脑筋。只有治理过全球的“帝国主义”国家,才会产生全球治理的普世情怀。北京猿人应该只关心自家的森林。现在终于意识到乱烧野火的雾霾已经威胁到森林的生存,如果能够由此而重新进化到最伟大领导(“领先走在前面的向导”之意)孔夫子的天下情怀——不但关心鲁国的治理,更关心普适各国的周公礼仪——则不但强国幸甚,而且全球幸甚。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