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情爱纯如玉,婚姻贵似金

情爱纯如玉,婚姻贵似金

今年春节,网上的大热闲扯是一位上海姑娘和一位江西小伙的故事。两人谈了一年恋爱,春节时姑娘随小伙回农村老家过年。见到端出来的年夜饭,姑娘感情动摇了,直想连夜逃回上海。故事据说是编造。但是,由此引出的一些议论,倒是很有社会意义,值得议论议论。

见到有人说,“社会制度阶层固化,……靠出身门阀制度更能占有社会资源,影响了婚姻的纯洁。”我们可以说爱情是纯洁的:但是,婚姻纯洁吗?相信很多人会说是。不过,宪法上明写着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认为婚姻纯洁吗?

马克思主义十多本必读经典里,有一本是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在恩格斯看来,三者在历史上几乎同步出现。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有足够剩余让人拥有私有财产;于是就会有婚姻制度,意图把财产保持在血缘亲属之内;然后就会出现以社会整体力量保障这一财产下传的国家机构。第二章“家庭”里,恩格斯一再强调,婚姻的产生与感情无关:“专偶制的起源就是如此。它决不是个人性爱的结果,它同个人性爱绝对没有关系。”这里的关键词“性爱”,德文原文为 Geschlechtsleben,英文版译作 sex-love。我们可以理解为在恩格斯看来,婚姻就是保护私有财产的,其起源与纯洁的爱情毫不相干。

现在女人离婚,或许能得到一半家庭财产,哪怕有些财产写在前夫名下。价值不菲的财富要转手,凭什么迫使前夫不赖帐?凭得是国家机器的法律强制。而执法的依据是什么?依据就是一份契约——女男双方的婚约:大红的结婚证是物证;婚检处、民政局和邻居王大妈可以作人证。

婚姻制度是保护经济利益的,这在美国同性恋的“结婚”运动中体现得很清楚。美国现在几乎没有人会对住在一起的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丢白眼,同性恋要“夫妻”名份做什么?主要为了经济上的好处。一方打工,另一方闲居也可享受公司的医疗保险;交税时,收入可在两人名下流动,达到税率最低的搭配;一方去世,另一方不交遗产税就可以接收死人的全部资产,没用完的老年保险金由“配偶”继承,不会被政府白白吃掉;等等。

国家机器保护夫妻的经济利益,我们因此可说婚姻是金。不过,国家机器确实也可以用来纯洁婚姻。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那本小册子中说:如果有了“社会同等地关怀一切儿童,无论是婚生的还是非婚生的”的条件,少女就不必担心“后果”,她可以“毫无顾虑地委身于所爱的男子”。这一条件在西欧早已实现。而且,西欧国家虽说没有彻底“废除继承权”——《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末尾所列举的纠正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强制措施第3条——但至少已经实行第2条强制措施:“征收高额累进税”,特别是高额遗产税,极大削减了家庭所能下传的财产份额。社会后果呢?后果之一是加剧了结婚率大幅下降,既然女子不需要婚姻制度来保护她和子女的利益,很多人干脆觉得没必要结婚了。后果之二是加剧了生育率大幅下降,既然财产难以下传,很多人也就不想承受生养孩子的麻烦了。

美国国会辩论时,经常会提到 unintended consequences。制订一项法律不难,难的是预料到该法律可能引起的原意之外后果。动用法律杠杆,让女男关系向着只须满足个人感情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却又产生新的社会问题。西欧各国如今人口缩减,经济发展缺乏动力。这就不是恩格斯在1884年出版那本小册子时所能预料的了。

不那么纯洁的婚姻制度,仍然对社会好处多多,至少现阶段如此。婚姻要巩固,按美国的统计,首要因素是文化程度接近,共同语言比较多。你开玩笑说,要找个一见就“魂没得”的 soulmate; 对方不至于不知道这英语单词是指精神伴侣。婚姻要顺当,我们中国人说门当户对,这样生活习惯比较容易调和。女的必定便后抽水;男的踩在马桶上“蹲坑”,很难设想两人过得下去。综合中美两边经验,现在的婚姻,还是“文当户对”比较稳妥。

但是“文当户对”也有副作用:会降低一点阶层流通。比如说,医学院从前都是男生,那时上层出身的医生通常娶下层出身的护士。现在医学院女生数量都快超过男生了,女护士除非长得特别漂亮,哪里还抢得到男医生?这也没办法。婚姻的事,何来十全十美?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