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信社会主义,竞美国总统

信社会主义,竞美国总统

国内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常说:西方记者仅仅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就对我们横加指责!听得多了,本人有时也会笑着反问,让说者动动脑筋:读过中学没有,上过中学英语课吗,学英语时翻过词典吗,有没有查过“社会主义”英文单词?市面上任何一本英汉词典都会告诉你,socialist 小写时的解释是“社会主义者”和“社会主义的”;但首个字母大写时的解释是“社会党人”——这意味着什么?

当今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就是以法国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人身分执政。该党是社会主义国际成员,社会主义国际的前身则是恩格斯创建的第二国际。通过选举,社会党在欧洲很多国家执掌过政权。就是这些政党奠定了西欧“福利国家”模式。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奥朗德获胜,英文报纸会怎么报道?—— French Socialists Won!英文直译就是法国社会主义者胜利了。在西方语境里,记者怎么可能见到“社会主义”就反感?何况欧美记者整体偏向左翼,选举时很可能投了社会党的票。

在美国,虽然社会主义政党每次大选都提出他们的总统候选人,但在全国无影响,主流媒体懒得报道。这一闷葫芦在今年破局——民主党出了个社会主义候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

本来,以希拉里·克林顿的资历和人脉,只要她出马竞选,几乎是铁定的民主党候选人。副总统乔·拜登也因此打消了问鼎白宫的念头。之前在全国没什么知名度的桑德斯,似乎不可能是希拉里对手。但桑德斯的欧式社会党政纲,得到年青人狂热欢迎,白人中产阶级中也颇有市场。2月1日在艾奥瓦州举行的全国第一场党内初选,桑德斯仅以0.3%得票差距落败(希拉里49.9%,桑德斯49.6%)。一时间,人人纷纷问:2008年奥巴马以黑马之姿,最终击败希拉里的意外,会不会再现于今年?

桑德斯提出了一系列社会党人传统主张:取缔私人捐款,改为政府出资,让候选人在财务上处于同一起跑线;拆散大银行,消除它们控制社会的能力;对富人和企业征重税;将最低工资提升到每小时15美元;撤销自由贸易协定,保护国内工作岗位;投资一万亿于基础设施,创造就业机会;全民医疗补贴;公立大学免费(美国中小学已经免费);免费学前教育;等等。

这些主张很吸引人,在美国也显得很激进,所以激进的年青人喜欢这位七十四岁的老头。在很多大学城,桑德斯得票数轻易超过希拉里。遗憾的是,这些主张却遗漏了美国与欧洲的一大不同:种族关系。特别在“黑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各地大力展开时,桑德斯的参选声明一句不提被警察打死的黑人,令观察家们很奇怪。少数族裔是民主党内重要投票板块。得不到他们的票,桑德斯不可能战胜希拉里。

其实这也是社会主义者的传统观点。正如毛泽东同志在1963年发表的《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声明》中所言:“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在桑德斯看来,社会一切问题皆源于经济不平等。这个问题解决了,种族关系也就自然而然地解决了。

这是理论。至于美国的现实需要多少努力才能赶上理论,可看奥巴马自传《我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 有译林出版社2009中译本,译者王辉耀)中有趣例子。奥巴马在芝加哥搞社区建设时的领头大哥马蒂是个社会主义者,他想把社区运动与工人运动结合起来。奥巴马在大学里与马克思主义教授走得很近(不少西方文科教材其实是宣扬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自然不反对。马蒂向当地钢厂的工会主席建议:在工作岗位大量流向第三世界的困难时刻,必须采取激进措施,不妨把企业改为工人控股,然后与社区、教会联合起来,让政府降税,逼电厂给予优惠价格。理论上讲,就是工人掌握生产资料,然后让政府为当地的“社会主义长子”提供各种政策支持,抵消国际竞争的压力。工会主席说兹事体大,日后再议。代表黑人社区的安吉拉大妈则私下告诉奥巴马:马蒂讲的她一句听不懂。

这个工会,按列宁的说法,就是不搞无产阶级革命,专搞工团主义,只关心工资之类琐事。而且这事发生在芝加哥,美国工人运动的重镇。五一节和三八节的来历,都与十九世纪末的芝加哥工人罢工有关。

马蒂的主张,可以吸引刚从学校毕业的奥巴马;对于毫无“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之觉悟的黑兄弟,则是毫无影响。少数族裔的选票,在3月1日“超级星期二”(共十一州初选)将希拉里推向大胜。社会主义在美国亮出了旗号,离开选举成功则任重而道远。

(这篇文章投稿被毙,难道里面有不忠党不爱国的地方吗?美国出了个社会主义者选总统,美国资本家没在意,呵呵,倒把大强国“三自信”共共吓到脚抽筋。)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