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网红爆粗口,黄俄下禁令

网红爆粗口,黄俄下禁令

这两天,好像微博上的大新闻是Papi酱被广电总局勒令整改?一开始还挺神秘的,因模仿领导讲话而惹祸的流言也出来了,最后还是@人民日报 搞到“真相”:“日前,网上非常火爆的《Papi酱》系列视频因主持人时常爆出如‘卧槽’、‘操’、‘小婊子’等粗口,被勒令整改。广电总局要求该节目进行下线整改,去除粗口低俗内容,符合网络视听行业的节目审核通则要求后,才能重新上线。”

或许有童鞋奇怪:老农啊,你还对这种视频感兴趣?兄弟我虽然只是个打猪草的农民,却也自以为士地顽固坚持耕读世家传统,什么网红,俺当然是不看的。不要说粗口,哪怕满嘴大大语录,俺也不会看。有闲工夫,这4月里美国 National Poetry Month 的大好时光,俺不会读杜甫?或者读 Shakespeare ——正是西洋好风景,花开时节又逢君,今年4月23日,正是莎翁逝世四百周年。

但是对Papi酱不感兴趣,不等于对Papi酱被整改不感兴趣。曾国藩肯定对妓院不感兴趣,人家每日三省,对女人多看了两眼,还要自我检讨一番。但这不等于曾国藩对妓院被禁不感兴趣。湘军打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后,他立即着手恢复昔日金陵的秦淮风光。部下不解,曾国藩解释道:世上像我们这样追求功业的人不多,大部分人要求的是生活上的快乐,红灯区会带来商业繁荣,使社会稳定。

说明一下。上段曾国藩的材料,不是老农自己挖掘的,而是从台湾时评人张作锦的2010年文章《曾国藩甫下金陵即恢复红灯区》里抄来的。

曾公到底是儒学通透之人。这是古人的治国智慧。君子以德自律,小民按法约束,《礼记》所谓的“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当然君子还是要守法的,但守礼敬德,却主要是君子的事。“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对君子 mandatory 对小民则 optional。西方宗教文化里,上至王公卿相,下至贩夫走卒,服膺同一套基督教道德。而华夏文化是礼仪文化,主要是针对有闲空显摆礼仪的劳心者。劳力者守法就行了,官家对他们没那么多规矩,没那么多道德要求。

不过现在京城里的官员都是黄俄孙孙,至今抱着他们白俄亲爷爷的教条,非要把每一个人——连倡优(戏子和妓女)在内——都改造成“苏维埃新人”。样板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保尔吧?这本书俺是小农时也读过,读完后只记得两件事。一是保尔带领工人武装去农村抢粮,根本不管咱们农民在大饥荒中的死活;二是保尔心中对丽达的永远的痛。

保尔突然远离丽达,多年后两人再次相遇。说起他对丽达的曾经暗恋,丽达笑问道:那时你为什么不求婚呢?

“我那天在剧院里看到你身边有个男人……”

“那是我哥哥啊!”

整天叫革命口号,叫得脾气暴躁,不会好好说话,结果错失理想对象。不过保尔是真的有革命理想,失去了心仪的女人,可以省出精力更爱共产主义。现在的强国人,入党只是为了捞好处,要是也把自己搞成讨不到理想老婆的“苏维埃新人”,你脑袋灌饱洗脚水啊?

真正要走出粗俗,跟着广电总局是肯定不行的。那帮黄俄孙孙满意了,节目也就一定无趣了。与其整改,还不如在美国诗歌月里大家都来读点诗,至少要在世界读书日(4月23日)读点诗。比如说老农最近在和童鞋们讨论莎士比亚的 Sonnet 94。这首十四行诗由三个 quatrains 和一个 couplet 组成。第二个 quatrain 说:

5  They rightly do inherit heaven's graces
6    And husband nature's riches from expense;
7    They are the lords and owners of their faces,
8    Others but stewards of their excellence.

试解释上面第六行里的几个词。Husband: manage;Nature's riches: 天赋;Expense: loss, waste。结合第一个 quatrain 的内容,They that have power to hurt and will do none,他们有伤人之力而不用,不会手里有枪就去挨家挨户搜刮粮食,这第六行说守礼自律的君子必能发挥天赋,不会将天赋浪费(于感情冲动之中)。但这一行也可以看作双关语,有着另一种解释。这里的 Husband 就是指丈夫,Expense 则暗指射精,全句指君子很享受自然的性福,不会像保尔那样错失女友。Expense 的射精含义,有 Sonnet 129 起首两行作旁证:

The expense of spirit in a waste of shame
    Is lust in action; and till action,

上面的 spirit 也是双关语,既指精神又指精液。Expense of spirit 也可视作挥洒精液。这两句,辜正坤先生妙手译作:

损神,耗精,愧煞了浪子风流
    都只为纵欲眠花卧柳,

那么 spirit 又哪来的精液含义呢?原来这是 vital spirit 的省略,这词组指生命活力,是个宗教用语。托马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里讨论灵魂能不能通过精液传递时,多次用到这个词组。

古人早就作出了榜样。就是在生理解剖之外谈精液,也可以很高大上的:有诗歌,有远方,有宗教的终极关怀。而且口中根本不提那个词。

推荐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