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破顶希拉里,到底能搏稳

破顶希拉里,到底能搏稳

一直觉得希拉里·克林顿是美国政客 No. 1。今年,她终于冲破所谓 ultimate glass ceiling 最高天花板,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至少现在舆论都在唱他下台。没有重大意外,希拉里就是下届美国总统了。

兄弟我农老才尽,如今又痴呆症一天比一天严重,恢复无望,还是贴篇八年前的旧文吧。文章虽旧,其意常新,其中对希拉里和美国政治的观察,仍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啊。你看看希拉里在败选时的表现,就知道她的今日成功是应有之宜。

看了〔2008年〕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四天实况,8月25日到28日,印象最深的,还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在代表大会正式通过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希拉里已经表态“奥巴马是我的候选人”之后,如果党内初选时支持希拉里的人仍然觉得遗憾,笔者完全理解他们——希拉里到底№1,她讲出了她竞选以来最棒的讲演;奥巴马则仅是符合期望。

你看希拉里谈到民主党要为之奋斗的政策,一条一条讲得那叫清楚,真的就像数着自己掌纹似的。这就是投入和经验。和她相比,很多发言都是小学生冲动了乱喊乱叫,而且是用简单的口号,一次又一次挑动代表们跟着喊叫。特别是那个从医院里跑出来的老牌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Edward Kennedy),为攻击布什总统,他居然敢保证奥巴马永远不会将美国青年送入一场错误的战争。如果卷入战争的人,都能预测战争结局和只有历史才能最终决定的战争性质,战争或许就不会发生了。(毕竟形势比人强,奥巴马后来还是要军事卷入中东的动乱。)

爱德华·肯尼迪讲这种话,不但无知,简直无耻。美国卷入越南战争,不就是因为你家大哥肯尼迪总统上台后,向那里派遣了大量美军顾问吗?难道他肯承认,肯尼迪总统曾经派遣美国青年(其中还包括麦凯恩)去越南送死?

不过肯尼迪总统在位时,大力支持黑人民权运动,所以至今在美国威信极高,肯尼迪家族也是美国目前最著名的政治家族。爱德华·肯尼迪坐着高尔夫球场用的电瓶车进场时,很多代表都在擦眼泪。这次是所谓的把肯尼迪举起的火炬传给奥巴马,代表们为老头的每一句话欢呼。

奥巴马的妻子米雪儿(Michelle Obama)讲话很动人,但是,至少在传统政治理论上无意义。说奥巴马其实是个普通人,娶了蓝领工人的女儿,有着普通美国人的价值和梦想,如果认为这样的人才应该当总统,那不叫民主叫民粹。那是相信卑贱者最聪明、贫困者更高尚的民粹主义。笔者参观波士顿郊外的肯尼迪总统图书馆时,见到肯尼迪夫妻在弗吉尼亚州矿区拉票的照片。那是六十年代初,有身分的女士仍然带着帽子,套着长裙。盛装的肯尼迪夫妇,就像是十八世纪的欧洲贵族视察领地,坐在照片中间;两边站着穿工装裤的煤矿工人。肯尼迪总统后来说,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触目惊心的贫穷。这位是美国历史上最有威望的总统之一,但他本是富家子。只要富有同情心,选个富家子又何妨?治理国家需要文化和修养;与各国政要打交道,必须懂得礼仪和外交语言。在这两方面,教育条件优越的富家子往往强一些。

奥巴马本人是讲演高手,讲得当然也很好。但是,至少对笔者这样比较注意美国政治的人来说,他的讲演过于似曾相识。个人经历里那些事,赞老妈捧外婆的,奥巴马党内初选时在各地讲过多次,媒体报道过多次,已经很熟悉。新的部分,人们指望他把鼓动性的高蹈语言转化为具体政策和详细措施的部分,其实都在会议第一天通过的新党纲中。换句话说,奥巴马所讲的,富人加税穷人减税,全民医保,普及高教,确保退休福利,男女同工同酬,发展绿色产业,等等,都已经是民主党内流行智慧,并没有多少奥巴马的个人印记——这也反映了奥巴马资历浅薄,缺乏经验。

当然,这些措施,希拉里都是支持的。事实上,是希拉里的竞选阵营首先把这些措施综合打包为一整套完整的经济政策。人人关注的全民医保,党纲里就是采用了希拉里的方案,而不是奥巴马的方案。所以你听希拉里谈起来,明显比奥巴马熟练。

这种关注具体细节的心思,是希拉里的特色。星期二夜晚,她讲演之前,一群助手拿着四件不同颜色的套装,在天幕前比试,看哪件最匹配。希拉里讲话的要旨是呼吁她的支持者转投奥巴马,她败都败得那么认真。

代表大会上的发言,涉及外交不多,或许令外国观察家失望。奥巴马选参议员约瑟夫·拜登(Joe Biden) 为副总统候选人,是考虑到拜登长期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可以弥补自己国际经验之不足。这里就以最近的俄格冲突为例,看看拜登的外交眼光。

哈佛教授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 1996年名著《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有一章专门讨论欧洲文明的东部边界。教授认为这边界在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及下行一线,北约和欧盟至多只可扩充到那里。亨廷顿在该章中批评了克林顿总统1994年的一个讲话。总统先生当时声称:自由(欧洲)的边界应该由行为决定,而不是由历史决定,欧洲的前景应该是处处民主体制,地地市场经济。克林顿后来体会到历史限制的难以逾越,不愿卷入前南斯拉夫的冲突。虽然最终还是轰炸了塞尔维亚,但当时的美国国务卿玛德琳·奥布莱特(Madeleine Albright)出生于捷克,很善于跟欧洲人和俄国人打交道。她不但团结了北约各国,而且与俄国外长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战争始终处于外交控制之下。拜登一开始就主张美国武装干涉巴尔干人道危机,现在又坚定支持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亨廷顿教授在其书中说,虽然格鲁吉亚民众有着强烈民族主义情绪,毕竟与俄罗斯人同信东正教,他们与俄国属于同一文明圈。某些美国政客极力支持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山姆大叔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

希拉里现在当然站在格鲁吉亚一边。但在具体处理上,相信她会比拜登多一点地缘政治的现实考量。

奥巴马基本上谈经济问题,讲得美国中产阶级当前的日子,似乎比达尔富尔难民还苦,就等着民主党来解救了。他提及中国一次:“一个印第安纳州的工人,被迫把自己工作了二十年的设备装箱打包,然后看着它被运往中国。”仍是和经济有关。

奥巴马讲话中最有新意的,是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 的猛烈批评。以前民主党内有人担心奥巴马不够强硬,相信现在他们比较放心了。

奥巴马夫妇最莫名其妙的,则是把正在换牙齿的七岁小女儿也带进场,还让她在电视镜头前晃来晃去。

民主党提名奥巴马成,黑人破天荒第一次成为美国大党总统候选人,或许美国还会出现第一位黑人总统,这当然是历史性大事件。不过,在共和党戏称为“奥巴马神庙”的闭幕式之前;当奥巴马站在两根希腊廊柱之间,面对八万四千听众;当廊柱顶上冒出烟花,彩纸自空中纷纷飘下,全场为之欢呼;在这之前,还有一场笔者称作“铿锵三人行”的程序,同样充满了历史的象征和意义。

闭幕式前一天,星期三,8月27日下午,会议进入唱票程序。各州按字母顺序,宣布有多少代表支持奥巴马,多少支持希拉里。轮到纽约州时,身为该州参议员的希拉里拿起麦克风,对主持会议的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说:为了党的团结,她提议中止唱票,改以全场表态——时人评道:从来没有一个败选者为胜选者做了那么多(希拉里后来还当了奥巴马的第一任国务卿,并与总统精诚合作)。在代表们的欢呼声和跺脚声中,佩洛西宣布大会选出奥巴马为本党总统候选人。

美国是个由所谓的WASP(白种盎格鲁-撤克逊新教徒)建立的国家,WASP一向是文化主流。在希拉里、佩洛西和奥巴马这三人中,却只有希拉里是WASP,还是个女的。佩洛西为意大利裔天主教徒(副总统候选人拜登为爱尔兰裔天主教徒)。奥巴马倒是新教徒,但他是黑人。三位政治明星,一位将是参议院第一任多数党女领袖,一位已是众议院第一任女议长,一位可能是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这之间却没有一个是美国建国先贤的同类项。看着这一幕,即使无关利益如笔者,有句话还是冲口而出:History is made (历史正被缔造)。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