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欲抵制日货,必伤害国人

欲抵制日货,必伤害国人

若干年前,见到几位作家辗转传来的信。信中附的一封“号召”说:“日本对中国的依赖程度现排最前,特别是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如果中国人一个月不买日货,日本将有数千家企业面临破产。如果中国人六个月不买日货,日本将有一半人失业。如果中国人一年不买日货,日本经济结构彻底瓦解!”老农不由感慨:我们的作家还是很不错的嘛,也不是人人都在争网下鲁迅文学奖,也有不少人拚尽气力要争网上鲁炜爱国奖呢。

“抵制日货”这事,隔一阵就要叫唤一次。国人看法也很分歧。有已故前外交官说理性爱国,“之前有些人主张抵制日货,可是全球化进行到今天,要看清楚,索尼产品95%是中国制造。抵制日货不愚蠢吗?”@环球时报 社评(《准备与日本打“连环反制战”》,该报2010年9月20日)则讲:“中日一旦发生‘连环反制战’,它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损失不会比日本社会的损失更大。……日本技术的优势,遭到中国市场优势的平衡,而且市场作为报复工具,比技术工具更容易立竿见影。”看来,经济依赖度既可以作为不赞成“抵制日货”的论据,也可以作为痛打日本的武器。不过,这么争大概是争不明白的。实践是检验假设的唯一标准,要不,咱们干脆抵制一回试试,看看谁家先乱?

咱们现在讲“抵制日货”,细分有三种方式。一是个人自愿不买日货。消费者本人的自主选择,按美国人的说法,该归入《独立宣言》所讲的人生三大权利“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之最后一条,他人不可剥夺。不过,这一方式显然效果有限,否则“抵制日货”就不必隔一阵叫唤一次了。似乎有不少强国人觉得用着日货挺幸福。

第二种方式是政府禁止日货进口。伟大领袖毛出习搞文革时就这样,市场上任何外国货都见不到。虽说缺吃少穿,买什么都要票,买块豆腐都要豆腐票,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中国人民熬过来了。内政上,俺相信《环球时报》所言:中日若打政府主导的“连环反制战”,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一定也能熬过来。只是世贸组织对政府的经济行为有很多限制,禁止进口日货,不但日本反对,其他国家物伤其类,也可能反对,牵扯太大。

第三种方式,不但有效而且政府不必直接出面。就是发动民间禁止买卖日货。

这一方式,上世纪三十年代颇为流行,可惜老农我未能躬逢其盛。幸好文学有反映,仍可窥见真相。比如,茅盾小说《林家铺子》。这部小说在1959年还拍了同名电影。

江南小镇。学生抵制日货,警告林老板的女儿不得穿日本衣料上学,否则剥下来烧。林老板发牢骚:“哪一个人身上没有东洋货,却偏偏找定了我们家来生事!哪一家洋广货铺子里不是堆足了东洋货,偏是我的铺子犯法,一定要封存!”林老板花了四百块钱贿赂“党部”,得以撕了商标当国货贱售。但年景不好,卖不出钱,最后铺子倒闭,林老板潜逃。借钱给他做生意的人来抢东西。其中有个张寡妇,混乱中丢了怀里的婴儿,她疯了。

茅盾并没有将林老板的遭遇完全归因于抵制日货,小说远比本篇短文能讲到的复杂,但一些基本环节至今通用。

假设大学生李四的爸爸不叫李刚,没有门路,只得借了钱自主创业,“山寨”一批索尼产品卖卖。除了盗用品牌,他和日本其实没关系。但大家都叫“抵制日货”,他的店也不敢开了。三个月还不出利息,按贷款合同的通常条件,大庄家(如国有银行)可称李四“赖帐”,有权要他连本带利一次还清。大庄家有势力,可以拿到清算的大头。在《林家铺子》里,就是恒源钱庄到林家铺子“守提”,“毫不顾面子地派人来提取了当天营业总数的八成”。民间融资渠道复杂,那些凑份子的亲戚朋友最倒霉,他们往往血本无归。李四的爷爷会蚀掉“棺材本”;在《林家铺子》里,就是朱三阿太这样的孤苦妇道人家发疯似地反复说:“少了我的钱,我拼老命!”民间并不理会破产法规(如果有的话),债主蜂拥而来拼命抢东西。拼不过的朱三阿太和张寡妇等,还要被前来解决“群体事件”的警察驱赶。

美国人有句话:All politics are local(所有政治都是当地利益之争)。天下没有纯粹的反帝运动,任何国家的反帝运动都一定夹杂着本土人士之间的利益争斗。鲁迅在《坟·杂忆》中讲得更直白:“或者要说,我们现在所要使人愤恨的是外敌,和国人不相干,无从受害。可是这转移是极容易的,虽曰国人,要借以泄愤的时候,只要给与一种特异的名称,即可放心剚刃。先前则有异端,妖人,奸党,逆徒等类名目,现在就可用国贼,汉奸,二毛子,洋狗或洋奴。”《林家铺子》则又往深里走了一步,茅盾写出了愤恨“转移”之后,一系列非愤恨者所能预料的间接后果。

向那些传信的作家们强烈推荐《林家铺子》。毕竟,“市场作为报复工具,比技术工具更容易立竿见影”之类的宏论,只有高高在上、不知民间疾苦的党宣红痴才能讲;作家却可以描写市场波动里的底层挣扎。茅盾对笔下小人物的生活何等熟悉,读过之后,作家们不但对“抵制日货”会有具备历史深度的新认识,而且下次争茅盾文学奖也有了标尺,不至于辱没了前辈的英名。

(原载《南方周末》2010年11月4日;2016年7月30日略有修订)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