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宁做伪君子,不当真小人

宁做伪君子,不当真小人

“宁为真小人,不做伪君子”是句老话,如今似乎成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处世原则。在国际评论中,这表现在“揭露本质”、政治只讲利益的文字到处泛滥,在主旋律 网站国际版的标题里可以占一多半。比如,“人民网”曾有文章说,“很多人认为奥巴马改变了美国傲慢和强硬的帝国本质,引领美国走上了外交新时代。本文认为 奥巴马的新外交并没有改变美国的外交本质,改变的只是手段和策略。”如果将美国的外交本质定义为“维护美国的利益”,说这不会改变,只是废话。当然不会改 变,有什么可讨论的?可讨论的恰恰是改变了的手段和策略。

遇上有年青同志讲这种自以为眼光锐利、看透了“本质”的废话,本人通常笑问是否独生子女,在家帮不帮老妈做家务,去菜场买过菜没有,见过菜场里的讨价还价吗?

买菜的说:你这菜看着这么湿,还卖这么贵。卖菜的说:大叔啊,我一早三点割了菜往城里赶,这是露水哎,菜新鲜,才有露水。菜场的讨价还价有一堆套话的,但 很少有人会说:本质上这是利益问题,我今天就是要用最少的钱买最好的菜。不信,你用这样的买菜只讲利益的话,去跟卖菜的说说看。

男人追求女人的本质,大概跟六百万年前我们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中的雄追雌差不多;但是,六百万年来,手段和策略却改变了许多。学界认为黑猩猩社会仍然保留 着我们共同祖先的习惯:雄猩想做就要做,雌猩不干它就打,按在地上霸王硬上弓。但是,像邓贵大那样,在新社会里坚持猩社会的手段,用人民币抽打不服从的女 孩,将女孩按在沙发上,却是国法所不许、民俗所不容。

老子说,“智慧出,有大伪”,这里“智慧”可当文明解。人类文明的发展,就是不断地用更为温和的手段和策略,来制衡和“掩盖”我们的天性(天猩)。

再说奥巴马。他第一次有机会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时,奥巴马讲:他提名的大法官,必须具有很强的同感心(empathy, 换位思考、设想自己落入他人处境的能力),理解判决对弱势群体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为什么他要采取这样的手段和策略?

美国参议院之前一次大法官审议辩论,是2005年的小布什提名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民主党参议员阻挠失败后,当时身为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的奥巴马总 结道:或早或晚,政治会追到最高法院,这是我们民主党失去白宫和国会多数的直接后果。他说:如果我们继续丢失选举,我们的观点和价值必将更少地体现在最高 法院。那时,奥巴马明火执杖地要以党派标准甄选大法官。

四年后,奥巴马当了总统,民主党也很舒服地掌握着国会多数,但奥巴马的说法变了!如今他的身分代表着全体美国人,他不能再像个参议员那样纯是站在党派立场。没有人会认为奥巴马本质上不再是民主党人,但他不再说大法官必须体现民主党的观点,他改口说大法官必须有同感心。

什么是同感心?举个例子。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一份分析报告发现,该院受理的农民工申诉案件,多数以农民工败诉告终。败诉并非因为事实上没有道理,而是 因为证据不足。如果法官在判决里建议农民工平时应有意识地收集、保存证据,那么这个法官很有同情心。但是,如果法官对农民工的生存状况有设身处地的了解, 他或许会意识到农民工未必具备很好地阅读、分析法律文件的知识水平。于是他在法庭问了资方很多问题,比如工资是如何决定的,让农民工通过比文件易懂的对话 来获知证据的重要。这样的法官,如果国中存在,我们可以说他很有同感心。

但这样的同感心,大概要求一点接近或本身就是弱势群体的生活经历。奥巴马拈出“同感心”三个字(或英语三个音节),已将经历隐含在内,这就掩盖了他要挑选 西语裔出身的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争取西语裔选票的政治,将提名辩论拖离赤裸裸党派纷争的轨道,转为讨论法律之不偏不倚和法官经历之拘囿这两者间的张 力。这是比较文明、比较温和的话题,有助于构建共识,维护政治局面的稳定。

这也是很高段的政治。如果一定要揭露其“本质”,则不妨说,奥巴马是在文明的“伪装”下优雅地玩政治。

你可以天天给《环仇时报》写文章警告国人:美国的本质就是“亡我之心不死”;你可以每次在街上见到男人给女士买花,就扁扁嘴说这家伙只是想上床;你可以不 相信毛择东同志的名言——“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然后,某天你也要搞民主了,村子里要选举村委会主任 了,你怎么办?做个政治邓贵大,掏出一叠人民币敲桌子,宣称“利益,利益,政治的本质只是利益,我们姓邓的就是要选邓家门里的人”?村里的张姓人家和李姓 人家会怎么想?

还是古人说得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可以把“财”字换为“漂亮异性”或“政治地位”,不能换的是后面四字。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