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行善累佳人,创慈出赢家

行善累佳人,创慈出赢家

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所说的“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已经基本实现。需要继续推行的,是这句话后面接着的“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有一种方式是民间慈善。不过我们的传统慈善方式,以回馈乡里为主。赚钱了,发达了,就在本乡本土铺路造桥建学校。那个搞走私的赖昌星,实事求是地讲,这方面倒是很传统。铺路造桥建学校之外,他干脆把村里的老人都养起来了。以至执法人员进村要去搜查赖家大院时,乡亲们自发地站出来护院阻挡。相信有很多富人不愿被赖昌星比下去,只是大部分富人毕竟出身于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城市,并没有一个空间非常明确、资源也很有限的“乡里”可回馈。若行西方式慈善,则在我们这里,似乎还有一个适应过程。

2008年汶川地震,一月之后,商务部曾公布名单,表明多家外国企业所承诺的捐款尚未全部到位,引出对这几家企业的很多抨击。其实,国外捐款,通常是先报个总数,然后分期分批到位。这样安排,有利资金流转。新闻报道说某人给母校捐了三亿美元,其实这笔钱或许二十年才会捐完。甚至彩票都是这样。某人中了三千万美元!神气吧?——其实要分三十年领,每年也就一百万。好莱坞豪宅开价六百万,中了个大奖照样付不出首期。而且捐款往往有条件。商务部说谷歌承诺的一千七百万元,只到了五百万。谷歌解释这钱是给学生的,支付前先要慎重考察,比如援建学校时与谁合作。谷歌说他们追求质量,而不是放下钱就不管了。这帮美国人所讲的 computer nerd(技术很好却不通人情世故的电脑呆子),似乎那时候已经不肯信任中国红十字会。

大企业筹款还是比较方便,非要他马上付,把钱给你就是。比较可怜的是章子怡。所谓的“诈捐门”,去年3月里,她接受《中国日报》独家采访时,说是有四十五万美元,认捐者尚未兑现。笔者不知道章子怡怎么管理她的财产,她似乎以为洋人当面答应了,一张支票就该马上寄过来。但在高度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财产和流动性是很不相同的两码事。答应她的西方影视界人士,财产一定很多,却不等于现金很多。有房子,有股票,有债券,管现金却像日本人管工厂,“零库存”——支票账号里只放平时够用的。若有突然大笔支出,他要花时间去“轧头寸”(这词的用法,参见茅盾的商场小说,如《子夜》;香港商场小说里或许也有)。可能还要筹备一次义卖活动,让他太太拍卖一些旧珠宝。最重要的是必须给他一个在税务局挂了号的机构,转给这个机构的捐款可以抵税。这些都需要时间,还得有人去联系。

国情与国际不接轨,大款就是捐个款,也会惹出种种麻烦。不过,真心想为人民服务,办法总是有的。比如,美国ABC电视网有个节目《鲨鱼缸》(Shark Tank,港台译作“创智赢家”),就是几位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听取创业者的汇报,决定是否予以资助。这甚至不是慈善,倒是有点像风险投资,通常是创业者拿股份换成功人士的钱。这些成功人士,既然自认“鲨鱼”,就是要“吃人”的。创业者往往有很好的想法,但对从创意到市场的路线不甚了了。鲨鱼们批评创业者时毫不客气,指出计划中种种不切实际之处,甚至说“看你就不像是做生意的”。但在鲨鱼们的挑剔下,创业者和观众都学到了宝贵的商业经验。

求助鲨鱼的创业者,多是有点困难的人。9月2日哪个周五的节目里,有一位是失业后成了“家庭煮夫”,在清理孩子弄脏的地板时,发明了一把两用扫帚。但他没有资金正式投产。其实创业者也选择鲨鱼。碰上实在好的点子,鲨鱼之间也要竞争。每条鲨鱼都要摆老资格,对创业者说明:为什么我能最好地帮助你;我的团队和人际关系,可以帮你如何推销。鲨鱼间甚至会“斗富”,你出八万,我出十万!那把两用扫帚引起了鲨鱼们的兴趣。四条男鲨鱼分成两组,互相竞争。一条男鲨鱼甚至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站着陈述的创业者身边,说:让我给你妻子打个电话。他居然要动员“枕边风”。另一组的两条男鲨鱼摇头,说你过分了吧?

你看,只要你显示才华,让观众觉得你的钱确实是凭本事赚来的,不是靠冒牌搀假,不是靠官商勾结,你不必特意作出温情脉脉的样子,大家照样看得津津有味。当然,来点慈善会更好。另一档节目里,男鲨鱼都退出了,觉得这生意无希望。唯一的女鲨鱼叹口气开支票:这位刚出校门的女孩,要在已经嫌太多的化妆品里杀出一个新牌子,你真像二十岁时的我啊。

(本文已于9月8日见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