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叫声老同志,学点新知识

叫声老同志,学点新知识

有个老李头,《忍民日报》原编委、《忍民日报》前评论部主任,去美国探望在纽约工作的儿子。说了他在中国遭遇电话骗子的经历后;儿子讲了自己在美国遭遇网络骗子的经历。老李头在刊于“环球施暴”的文章(本月18日)中感慨道:“我孤陋寡闻,原来以为此类电信诈骗,只在处于社会转型期、市场经济体制尚待完善的中国才多有发生,在外国特别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欧美,应该没有或少有,孰料天下乌鸦一般黑,骗子本无国界,骗子也不分姓社、姓资。”

要说享受国务苑专家待遇的第一党报前评论部主任“孤陋寡闻”,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是决不答应的,老李头自谦罢了。但老李头确实脑筋僵化,新知识太少。他以为在美国收到诈骗邮件,这事情就一定与美国有关。他对电脑和网络太不了解。

老李头这样转述儿子的故事。其子“前几天打开电脑,发现有封邮件,是大学一位同学从西班牙发来的,说她在当地被抢劫,电脑、手机、钱包全被抢了,她借用所住旅馆的电脑发个邮件,请求速往她指定的账户上汇2000欧元,她凭护照领去,以便买机票回国,回国后即归还。儿子多了个心眼,在回复邮件中问她一个全班同学众所周知的事,她答不上来,她的上网费白花了。”

从这一转述看,老李头儿子收到的或许是个中文邮件。首先,如果转述中的“大学”确实指大学,那么儿子的“同学”有比较大的可能为中国人。老李头的正常收入肯定不够其子在美国读大学。美国大学里读本科的中国富人子女在增加,但更多的还是大学毕业后出来读研究生,靠着奖学金或为教授改改本科作业,自己挣出学费生活费。其次,确实有这样的中文诈骗邮件,本人就收到过:说是俺的一位朋友在法国被扣起来了,保释金不够,要兄弟紧急帮忙。

即使老李头说的“大学”,其儿子实际是指研究生院;或收到的是英文邮件,这也不等于必然与美国有关。这是全球通联的互联网啊,诈骗邮件也可能是俄国人发的,或源自尼日利亚——这个非洲国家的电讯诈骗集团很出名。

网络邮件是一个节点一个节点传送的。这类诈骗邮件,是由犯罪分子在网络的某个节点,利用特制软件截获大量邮件,抽出发信人和收信人的姓名邮址,配上诈骗内容,再转发出去。这些事,都是可以由电脑做的,一次可以转发几千、几万封信。老李头的儿子根本不必在“在回复邮件中问她一个全班同学众所周知的事”,那一端根本就没有回答的人,那地址通常发一次就废了。本人收到那诈骗邮件,直接就点了 delete 键。

给出一点线索的,是那个“指定的账户”。根据 route number, 在网上可以查出是什么地方的银行,往往设在金融管制松弛的第三世界国家。欧美管制比较紧,电子转账一定留有记录,而且开账户要提供足够个人信息。但那个第三世界银行,大概也是个中转站,或许要中转几次,真正的骗子才会出面领钱。他是第三世界的非洲人或亚洲人?——不能肯定,他也可能是躲在那里的美国或法国逃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欧美”,当然也会有骗子,包括很低级的、专门在车站请人给钱买张地铁票的骗子。

网络的诈骗,很可能跨国界。真要追究起来,很复杂很复杂。

受红色脑残宣传教愚的影响,很多国人以为,只要想出一个似乎成立的解释,这就必然是问题的正确答案。其实,按陶金虎同志提倡的科学发展观,从科学方法上讲,你的解释只是一个假设。作个假设并不难。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最爱读“环球施暴”,读了就有本事对美国的任何行为都给出一个“亡我之心不死”的“阴谋论”解释。但是,给出某个解释,并没有解决问题;只有证明你的假设优于其他解释,你才接近了问题的答案。老农我又要举老朋友听腻的例子了∶)——你可以说公鸡的晨鸣唤醒太阳升起,但是,只有证明了这一假设优于牛顿力学的计算,你的解释才有说服力。

这是一个既不姓社也不姓资、而是属于普世文明核心价值观的科学习惯。只有养成这一分析各种可能性的习惯,我们才会逐步理解这复杂的世界。老李头说他的儿子在纽约工作,俺就没有跳起来说:您这号不惮以最恶毒语言攻击美国的宣传教愚战线老斗士,怎么会有儿子不止在美国读书、而且在美国工作,您的家庭教育太失败了!因为这里有其他可能。绝大部分在美国工作的大陆中国人,确实是留学留下来的,但也有一些是国内派遣的。虽说国内派遣人员通常是回国休假时探望父母,而不是父母来美国探望他们,没有足够信息,本人毕竟不能绝对排除老李头的儿子乃是《忍民日报》驻美记者的可能性吧?

不过老李头这一次还不算故意欺骗,仅是脑筋比较差。刊登他文章的“环球施暴”,第二天(本月19日)发了篇社评,《“扳倒中国”,来自美国的危险鼓吹》。该文声称,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在美国2012年总统大选共和党参选人电视辩论中,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中国国内的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take China down)。 与此同时我们将获得上升机会,并找回我们的经济生产力量。这就是我作为总统所要做的。”其实洪博培是在反对其他参选人要对红朝发动贸易战的大话,他说贸易战不现实,WTO都不管汇率的事,但红朝正在发生代际巨变,新一代将“扳倒”红朝镇府(英文原文见附录)。老农对美国佬很不满意的一条是,他们讲到红朝镇府时,经常简略地用 Chinese 或 China, 然后“环球施暴”一律译成“中国”,趁机煽动民族主义。

“环球施暴”还把洪博培讲的“主动接触”(reach out), 很阴险地译成“联合”,似乎两边有阴谋似的,这就是明显的故意欺骗了。

其实,美国一直在 reach out。老李头的儿子如果是留学留下来的,那就是托了美国“接触”政策的福嘛。美国驻华使领馆正准备将签证官人数扩大一倍,方便更多的中国人来美国留学、旅游呢。其实,洪博培的实质意思只是说:你们几位省省吧,红朝多得是内部矛盾,美国应该抓紧机会办好自己的事。同样,国内也有同志认为,根本不必紧张什么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这次经济危机将拖垮美国,中国应该抓紧机会办好自己的事。

而且,正如两国元首一再说的,中美两国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美国政府是否支持,并不能作为我国民众是否应该支持的反标准。正是在洪博培任上,美国驻华使馆开始公布他们的北京空气质量检测数值。某些官猿认为这是恶毒羞辱红朝镇府的“反华”行为,但对民众维护自己健康的天然意愿是否有利呢?正是在美国数据的压力下,人们才听到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坦率承认:“根据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监测分析,北京的PM10年年都在下降,粗粒子下降得较快;但是PM2.5未下降,每年以3%到4%的比例上升。”——也就是说,就能够渗透肺部、对健康危害更大的直径2.5微米的细颗粒而言,北京的空气质量确实在变糟。

猜想老李头读了“环球施暴”的社评很生气,很激动。唉,叫声老同志,您要学点新知识。骗钱的骗子没骗倒您,但您和“环球施暴”的同道们这样有意无意地互相骗来骗去,要当心懂外语、明大势、通世界的新一代 take you guys down 啊。

【附录】 洪博培11月12日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时的发言摘录

(主持人:Scott Pelley of CBS and Major Garrett of National Journal)

GARRETT: Governor Huntsman, Governor Romney just said we're in the middle of a war that -- we're not even declared or we're not even aware of and Governor Perry said China will end up on the ash heap of history. You've been in China. You were the ambassador of our nation there under President Obama. What's your reaction?

HUNTSMAN: Well, the real -- the reality is a little different, as it usually is when you're on the ground. And I've tried to figure this out for 30 years of my career. First of all, I don't think, Mitt, you can take China to the WTO on currency-related issues. Second, I -- I don't know that this country needs a trade war with China. who does it hurt? Our small businesses in South Carolina, our exporters, our agriculture producers. We don't need that at a time when China is about to embark on a generational transition. So what should we be doing? We should be reaching out to our allies and constituencies within China. They're called the young people. They're called the Internet generation. There are 500 million Internet users...

PELLEY: And Governor...

HUNTSMAN: -- in China...

PELLEY: -- we're going to have to...

HUNTSMAN: -- now 80 million bloggers and they are bringing about change the likes of which is going to take China down.

PELLEY: We're going to have to leave it there.

HUNTSMAN: -- while we have an opportunity to go up and win back our economic...

PELLEY: Governor...

HUNTSMAN: -- manufacturing muscle.

PELLEY: That's time.

HUNTSMAN: That's all I want to do as president.

推荐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