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要当外宣官,先做中学生

要当外宣官,先做中学生

吴老农首先向读者诸君拜年!今年的春节,避开了情人节,应该特别安逸。没有阿傻傻追着人问:你是过中国节还是过洋节?在一个以西来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度里,似乎这也算个事。五一节不就是洋节吗?老农我拜过年,就要明目张胆地以洋文化推动中国文化了。

现在重阳号召加强国家软实力,向世界宣传中国文化,这方面的议论就多起来了。年前,读到《人民日报》高级编辑刘国昌的文章,《中国软实力传播差在哪儿?》。文章引用了一位英国导演的话,他说“西方观众在看中国记录片时‘一直会有一种警觉,他们不愿意看到带有主观宣传意味的节目,没人愿意被说教’……这位导演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有益的启示:要强化中国软实力的传播,提高和改进传播技巧势在必行。”

“没人愿意被说教”,从听者转到说者,就是说者不能强加于人。这里有传播技巧的问题,不过中国人本质上还是比较温和的,实际中所见,更多的还是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强加于人。比如说,紊革时红卫兵冲进北京机场,在外国航空公司的飞机机身上刷大红中文标语:“战无不胜的毛择东思想万岁”。我们现在认为这是强加于人;但是,你问当时提着漆桶的爱国青年,他们肯定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毛主席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领袖,革命人民支持我们向世界宣传毛择东思想,反对的都是反革命!

今日大概少有人如此极端,但无意识地强加于人的事情仍然时有发生。假设有位从事对外宣传的官员,告诉一位德国律师:“公产党领导中国实现了工业化,事实雄辩证明,只有公产党能够救中国。”就外宣官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政治正确。但德国律师没有受过红色教育,倒是跟着苏格拉底学过辩论技巧,思维严谨的德国人就要想了:这话逻辑不对啊。“公产党领导中国实现了工业现代化”,党的领导是工业化的充份条件;但充份条件未必等于必要条件,从这句话里并不能逻辑地推出工业化必须要有党的领导。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那律师我今天晚餐吃了三条烟熏香肠,难道这一事实雄辩地证明了只有我律师才能一顿吃三条香肠?要是外宣官不为同样结论换上符合逻辑的表述,律师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觉得他在强加于人。

上段讲到的逻辑,中学数学课本里有。陶金虎同志和鲍家文同志都是文革前考入重点工科大学的。那时只有百分之一、二的适龄青年能够进大学,他们的中学数学成绩一定很好。自从他们担任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以来,笔者已经多年没在《人民日报》社论里见到那类表述了。不过下面仍有不少同志习惯于这样的说法。

年前还在“环球网”见到一位罗同志的文章,《美国转基因领军人物忽悠中国民众》,标题中的所谓“转基因领军人物”,指美国一位生物技术专家。介绍说罗同志曾是《中华建筑报》主编,似乎是个文化人。笔者不是有关专家,对转基因作物也没有既定立场,不过,罗同志认为那位科学家讲的不是他心目中的事实(其实文章表明罗同志显然缺乏中学生物课知识),就说科学家在骗人,这是否妥当?

在汉语语境里,这似乎天经地义。《辞海》对“谎”的定义是“假话;骗人的话”。你认为他的话是假的,就可以声称他在骗人。但英语的 lie,虽然通常译作“撒谎”,在英语语境里却只指中文“谎”字的第二个意思。Lie 只指明知不实而故意编造——这一区别本人以前讲过,但这一区别在外宣时太重要了,还是要再次指出。在英语语境里,无意中说话不符合事实和故意骗人,是很不同的两回事。而“故意”是很难证明的。所以,我们与西方人打交道,最好就事论事,少作诛心之论(其实国人间打交道也该如此)。

罗同志如果搞外宣,单是这标题就能让对方跳起来,觉得他在强加于人。不过,笔者相信罗同志是无意的,猜想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按国际惯例是很不礼貌的。改进之道是夯实文化基础。要搞外宣,第一要响应江择民同志的号召:有关干部“需要努力学习外语”。外语至少要到达中学程度。不妨买本《朗文双解字典》,将中学里学的常用单词(比如 lie)的中英文解释都查一下。如果能理解中英话语方式的常见区别,传播技巧的一半问题已经解决了。

第二,要响应陶金虎同志的号召,认真学习科学发展观。搞外宣的,至少数学要达到中学程度,这能纠正逻辑上的常见谬误。没达到的不妨买套中学数学课本,把里面的习题全部做一遍。不要以为大学毕业了就自动具备中学程度。学校里那点事,最难的是做到“小学生守则”所要求的文明行为;次难的是文理各科全面达到中学程度;大学里学套混饭手艺,倒是相对容易——即使再加一、两门传播技巧课,也还是容易的。

(本文为报纸投稿)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