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文明欲冲突,电影变侵略

文明欲冲突,电影变侵略

这次两会,有位演员出身的政协委员的发言,在网上引起不少反对声音。她说:“不排除少数观众会有崇洋媚外的心理”而不看国产片。这大概是担忧中美间新达成的一项协议。今年2月,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同志访美期间,拍板同意将中国每年进口的美国电影限额从二十部提高至三十四部。在这个经常要为电影折腾的国家,演员委员的反应,其实要算出奇低调。试与两年前的2月相比:当时,为国产片《孔子》让路,美制大片《阿凡达》(Avatar)普通版停止放映。网民大哗,洋为中用地调侃《阿凡达》受限制,是因为影射了国内各地的强拆现象。于是网民被批,并上纲到向“文化侵略”投降。

当时,有位北京媒体人王先生,化名在《环球时报》登文章,《感受到美国文化入侵了吗》。王文责问:“那些被《阿凡达》的电影技术所折服转而质疑甚至谩骂《孔子》的人们,是否已经意识到自己‘中招’,是否还能感受到美国文化的入侵呢?”(题头图:《阿凡达》里的美军入侵)王文并声称:“我们最需要自我质问的是,在好莱坞大片面前,为什么有那么多中国人缺乏文化自醒力和保护民族文化的自觉感?”不知该同志对这次的协议有什么看法,是不是又在抱怨“相关部门保护国产电影的决心也不够坚决”?

国内很多人,以为好莱坞就是美国文化。其实,在美国,电影是娱乐;也被当作一种产业,而且是美国所剩不多的仍然很有全球竞争力的几种产业之一。至于是否能代表美国文化,答案取决于你提问的对象——不少美国人会否认。试看“文明冲突论”提出者塞缪尔·亨廷顿教授的说法。

九十年代中期,美国处于一强独大的顶峰,亨公却给头脑近于发热的美国政界下清凉猛药:西方文明不可能同化其他文明;就是为了自身利益,西方文明也该少介入其他文明的内部事务。亨公在《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中,还很有预见地举了中越冲突的例子:那是儒家圈里大哥对小弟动家法,美国最好别搅和,不管是出于维护国际法的良好愿望,还是出于开采南海石油的实际利益。但在阐述他的“不可同化”之前,亨公先要分析美国文化流行全球的表象。对好莱坞的国际市场优势,亨公解释有二:一是人都有色情、暴力等低级冲动;再是美国人推销手段比较高明。这位已故大牌教授,显然对好莱坞毫无好感。如果美国电影算文化,对他而言,也是低级冲动的文化。

亨公可以这样肆意贬低好莱坞的社会文化基础是什么?清教徒移民建立了美国,而清教传统对娱乐有相当限制。在电影诞生的年代里,1897年,亨利·詹姆斯出版了一本写作难度很大的小说,《梅茜知道什么》(What Maisie Knew)。书中通过小女孩梅茜的眼睛,用似乎天真的语言,话里有话地刻划了大人的复杂心思。梅茜觉得母亲去见情人时,化了妆很漂亮。这话其实是讽刺其母不守妇道。当时只有演员才化妆,清教女子都是素面朝天的。由此可知当时的美国人,对电影可能具有的偏见。即使在今天,宗教团体也是经常要攻击好莱坞的。

美国文化界和政界人士其实很少看电影。要看,也得是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而且风评很好的剧情片。

极少数小众艺术片之外,电影就是个娱乐。按文化修养分,世界上人分七等:一等人吟诗,二等人听古典音乐,三等人读小说,四等人看报,五等人看电影,六等人看电视,七等人看文件(老农我身为全国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的杰出代表,骄傲地自认七等人,咱最爱看的就是重阳下发的红头文件)。经常为电影闹翻天,要搞舆论引导——远有什么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曝露中国阴暗面向西方献媚、陈冲拍《大班》向美国男人献媚、章子怡拍《艺伎回忆录》向日本男人献媚,近有看《孔子》还是看《阿凡达》之争——其实是文化落后的反映。这说明主事官员和按官员调子起舞的笔杆子,其平均文化水准至多达到“看电影”一级。如果读得懂《梅茜知道什么》这样的精妙小说,又何须在乎好莱坞的影响?当然,作者亨利·詹姆斯也是美国人,但这是美国人都忘了大半的美国文化。读了之后,你可以先对美国人亮一手美国文化,然后趁他张嘴惊异之际,狠狠喂几口中国文化。

文化像空气一样,总是从有的、多的地方向无的、少的地方扩散。担心美国电影“文化侵略”?还是先提高自己的文化程度吧。有了诗歌的精练表达,有了优美的旋律,有了好小说的底本,有了真报道的实描技巧,再加庞大本土市场的感召,自然会有人拍出竞争力很强的国产电影。

(3月22日见报文本略有不同)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