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网络狼来了,教授鼠窜否

网络狼来了,教授鼠窜否

近年来,美国高教界一直有个顾虑,担心自己会像唱片行业和实体书店那样,被免费的网络共享或成本很低的网络交易搞垮。上星期二,7月17日,狼真的来了!在线教育公司阔思啦(Coursera)宣布,又有十二所大学同意向该公司平台提供免费网络共享课程,使得这样做的学校达到十六所。数量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十六所学校的级别。原先四所已经赫赫有名:密西根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新加入的十二所里,不但有加州理工学院和乔治亚理工学院这样的理工名牌;居然还有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样的医科王牌——考虑到医学院的昂贵收费,网络共享对他们应是最不利的;另外还包括三所美国之外著名大学:英国的爱丁堡大学、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和瑞士的洛桑理工学院。

阔思啦由斯坦福的两位教授创办,其中一位还是祖籍香港的华人吴恩达。之前他们提供的主要是计算机课程,再加些相关的数学和工程课。这次大扩展之后,阔思啦将在秋季开始提供少量文史哲和医学课程。老农我登录看了一下,页面很简单,一点不花哨,但使用很方便。顺便注册了一门美国现代诗歌,由宾州大学提供。现代诗歌还没有完全“经典化”,还没有定型为非讲不可的那么几首,教授选讲诗歌时余地比较大,也比较容易讲出新鲜感。虽是网络免费,教授也声称不要求学生预先具备任何阅读诗歌的经验,但他显然还是有所期望,委婉地建议:狄金森(Emily Dickinson)和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的选集各买一本。

阔思啦目前只提供一百余门课程,与美国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动辄数千门课程相比,实在是小意思。课程安排也没有连贯化系统化,目前显然不可能提供学位。但对美国高教界已造成很大震动。6月份,弗吉尼亚大学闹了一场全美瞩目的董事会罢免校长风波,理由就是女校长特雷莎·沙利文改革不力,没有积极尝试网络课程。结果引起师生反弹。教授们说:如果今天可以为了吸引眼球而罢免校长,那明天是不是要以同样理由关闭德文系?学校其他高层领导也威胁要辞职。董事会被迫召回沙利文,仍然请她当校长。这次阔思啦新签约的十二所大学,弗吉尼亚正是其中之一。

这场风波,很好地体现了推行高校网络教育的内在矛盾。管理层要推。虽然现在不记学分不授学位,但网络化是大趋势,所以现在就要抢占高地,竖起牌子,在全球学子心目中打出知名度。这样才能在网络化大潮卷来时,不至于像中小型书店那样,第一个被“亚马逊”挤出市场。弗吉尼亚虽是历史悠久的好大学,毕竟没有哈佛、耶鲁般名声,管理层难免更焦急一些。

但教授有饭碗的担心。假设宾州大学一位教授的网络诗歌课能吸引好几万学生,其他大学的英语系教授怎么办?这让兄弟想起大学时语言学课上听来的一段古。电视机刚发明时,各路教授忧心忡忡,担心学生从此不读书,担心电视授课砸掉自己饭碗。只有语言学家欢欣鼓舞,以为从此之后语言学习小菜一碟。后来的事实证明担心欢欣皆无据。语言学家发现,单是看电视,并不能使哑巴父母的孩子学会讲话。原来,儿童学讲话,一定要跟成人对话,需要成人不断提供反馈和矫正。没有电视人物与坐家观众的互动,美国电视里的知识节目,比如“芝麻街”,连小学都取代不了,更不要说大学。

美国的本科教育,特别是文科,讲究的是对话和论难教学(dialogic and dialectical teaching and learning)。Dialectic 这词,国内通常理解为黑格尔提出的辩证法;这里指发现对方论述中的自相矛盾之处。这样的课,事前布置阅读材料一大堆,就像那位教诗歌的宾州大学教授,9月初才开课,他先布置两本诗集,还有其他网络视听内容。上课主要是师生对话和讨论。现在都讲“政治正确”,教师通常不会直接反驳学生,是少数族裔学生更不敢反驳,哪怕明显错误,但仍然会试着将学生导向学术性思考。这种对话和论难,是对学生思维的很好训练,而网络课程至少目前做不到。

老农并不觉得网络课程能取代美国大学的课堂教学,但或许会将指定的课前阅读材料,更多地转为网络视听内容,包括网络课程。不过,对那些习惯满堂灌的教授,还有普遍如此上课的大学,网络课程确实是威胁。如果同样是满堂灌,为什么要去教室?完全可以躺在沙发上,观看顶级教授的网上高水准表演,笔记则让语音识别软件自动代劳。

(本文已于7月26日见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