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要好好学习,必天天向强

要好好学习,必天天向强

四海涌向昆明湖,五岳围住万寿山!湖海山岳同声呼啊同声喊:要好好学习,必天天向强!呀啦嗦,这是一个神奇的新班子哎,给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带来安康和吉祥!

双九大后喜精品,视察深圳,重走老邓改革开放路。重拳反腐之下,胡搞十年里刮起的种种歪风邪气,有所收敛。面对当前大好形势,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不可受到某些角落里无所作为之悲观情绪的影响。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要振奋斗志,高举红朝特色舌惠主义伟大旗帜,团结在以喜精品同志为首的党重阳周围,满怀信心地、坚持不懈地推进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

但是,仍然有些人,抱着怀疑态度。他们甚至振振有词地演绎出了一个“三点论”。对此必须严加批判。

悲观派说的第一点(1)是:胡搞十年里的最大丑闻,还不是腐败遍党开花;而是为五十块金牌,害两千万儿童。三鹿奶粉引起婴儿肾结石的问题,在北京奥运会之前,已经有媒体作了调查,写了报道。但是,奥运之前强力维稳,文章被宣战部压下。而京奥会具体由精品统筹,如要为民心追究这桩最大丑闻,宣战部里那些尚未清理的左棍薄奸,一定会把责任推到精品身上。

悲观派说的第二点(2)是:因为(1),反腐败不可能导向舆论监督。紊革之后,老邓改革开放很坚定吧?可是,一旦民众提到紊革之前的迫害运动,提到“反右”这样由老邓作为重阳书纪处书纪具体操办的运动,他立即提出“四个坚持”,他又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了。平反“右派”还非得留几个不摘帽,以示这场运动还是有道理的。如果开放舆论反腐败,那些下台的贪官,他们在高层的保护伞,贪官们在主旋律媒体安置和收买的吹鼓手,一定会趁机搅混水,打横炮,抛假材料,借三鹿事件,将矛头指向精品。悲观派相信,出于这一顾虑,舆论监督不会被纳入反腐败根本措施。

因此,悲观派认为,第三点(3):当前的强力反腐,只是新官上任放把火,很快就会过去,不会有长久效果。

我们有时会见到《环球时报》主编胡XX之流党宣仔,一本正经在微博或社评里讲“辩证法”:一方面,党妈妈要加大反腐力道;另一方面,媒体人要体谅红朝政治复杂性,即批评要温柔,甚至允许适度腐败。当然,如果这就是辩证思维,黑格尔在哲学史上的名声,早被人抹掉了。辩证法说任何事物其实都是一个过程,必须在运动中观察事物。对反腐败,也要考虑具体的政治动力学过程。

党内有各种派系和利益集团。同级纪委不会去反同级党委的腐败,一个院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间瓜蔓牵连,夹缠不清。省纪委不会去反省党委的腐败;省纪委通常甚至不会去反县党委的腐败。提拔一个县委书纪,也得省党委讨论通过。省党委里总些人跟这位县委书纪熟头熟脸,有事会设法保护他。即使县一级的问题,往往也要重阳施加足够压力之后,省里才会勉强处理。全国两千个县市,重阳一年能处理几个?

从政治动力学角度观察,重阳反腐大锤举得再高,对比较基层的与民众直接冲突的官猿,真能敲到黑心出窍的打击面,其实非常小。广大贪的和非常贪的干腐们,被揪出的概率,不会比车震情妇时闷死更高。出事的概率非常低,出手的诱惑却无限大,村长都亿元户了,官猿为何不贪?现在的干腐,又不受马恩信仰自我约束的。

至于官猿间的内斗,比如张向党收集李爱党的腐败证据,通常只是使李爱党不能与张向党竞争上一级职位,并不会真的将李爱党绳之以法。

重阳反腐,打击面有限。另一方面,能给媒体报料的民众眼睛,则无处不在。但是,如果新闻自由不受保护,则每一个县市的警差,都可以处理记者。打击贪官点中点,打击媒体面复面。《环球时报》胡编式“辩证思维”的必然结果,就是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干腐仅是贪海一粟;欲揭露腐败的媒体和民众却在全国各地遭到普遍压制。主旋律每年自慰,声称处理了多少官猿;民众却因报料倍受阻挠而觉得腐败仍然踩着他们的头顶横行无忌。民众或许相信主旋律公布的处理数量,但他们更相信被处理者转眼就会奔赴新的肥缺。除了少数重阳处理的大案,媒体并不公布绝大多数被处理者的姓名和职位,民众如何追查这些人是否重被起用甚至提拔?

结果,一把火烧过之后,红朝又坠回胡搞十年:年年反腐败,年年更腐败。

上述悲观派的言论,听着貌似有理,实则不堪一驳。他们的最大问题是低估了最新的当代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宏伟能量。这是五百年一降的天菩萨啊,身具无限神通,小指弹弹就能改变世界。甚至都不用改变世界,改变记录就可以了。随手一挥,有关三鹿事件的所有记录彻底消失。既然(1)不存在,后续(2)、(3)则无从谈起。悲观派被彻底驳倒,从此 SHUT UP!

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挺起肚子,撕开喉咙,放声吼出震撼全球、震撼整个太阳系、震撼浩瀚银河系、震撼已知未知所有宇宙的最新大红歌:呀啦嗦,这是一个神奇的新班子哎,给大红朝带来安康和吉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