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新班子新风,旧毛病旧文

新班子新风,旧毛病旧文

新班子刮新风,这一阵,官腔、文风的话题火了。不过,讲话、写文章假大空,这是党的老毛病,无数人早就批评过。要谈这问题,贴篇旧文就行了。下面就是两年半之前的一篇见报农文,所谓温故即可知新。

这一阵,官腔、文风的话题火了。2010年5月12日,习近平同志在重阳党校春季学期第二批学员入学典礼上,作了题为《努力克服不良文风,积极倡导优良文风》的报告,要求干部说话为文注重短、实、新。然后,有人跳出来做反面典型了。6月21日晚,江西抚河右岸唱凯堤决口,央视主持人向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询问汛情时,平某传达了省委书记、省长、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江西省防总副总指挥、水利厅厅长等的“重要指示”,却谈不出决堤处具体实情,以至主持人两次打断他。

按说反对官腔、反对党八股、反对空洞无物的懒婆娘裹脚布臭长文风,党内也不是一日两日。就从1941年延安整风算起吧,于今也要七十多年了。案头有本参考书,《毛择东著作选读》英译本。这还不是按1986年出版的《毛择东著作选读》新编本(收文六十八篇)译的;而是按文革时旧编本(甲种)译的,仅仅全录或节录了三十七篇文章,但延安整风时的三篇指导性讲话——《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却是全文收录在内。即使在紊革期间,人人紧跟主旋律媒体“克隆”革命大批判时,上面也是希望同志们能有点良好文风的。

为什么官腔、党八股、裹脚布臭长文风始终反不掉?试看历史的教训。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检讨了大跃进和大饥荒的政策成因。当时任国家主戏、党重阳副主戏的刘少奇同志,针对那种照搬上级指示、跟风说套话、不敢反映真实情况的不良风气,重申毛择东的讲实话“五不怕”:不怕撤职、不怕开除党籍、不怕老婆离婚、不怕坐牢、不怕杀头。刘少奇反了极左倾向,紊革时“报应”就来了:撤职,开除党籍,坐牢,迫害至死。唯有夫人硬气,不离婚。

写篇太阳表面有黑子的科普文章,还被怀疑是诬蔑伟大领袖“红太阳”的时代,即使要求熟读的三十七篇“红太阳”文章里,直接关于整顿党风文风的就有三篇,为了安全,谁敢不照说照抄电视里报纸上批判刘少奇的党八股?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官腔有政治保护作用。听说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被整顿了。里面有位马姑娘,说了宁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的话,被撤换了。如果马姑娘会打官腔,她不妨这样讲:“现在大家努力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强调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我们要自主创新,提升中国品牌。我们恨不得明天就造出宝马那样的车,有条件的人抢着买,没条件的人创造条件赶着买,把自主品牌推上世界最高峰。为了刺激我们自己的品牌意识、促进我国内需市场和消费者群体的发展壮大,让西方人再也不敢小瞧咱们中国人,我要大声告诉你: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罗嗦是罗嗦了一点,戏剧效果差一些,但是,主旋律媒体不能简单地给你戴顶“低俗”帽子、然后来通斥责道德败坏的革命大批判了吧?就是要批判,他们也得动动脑筋;有点出息的,或许还会反思一下:自己媒体上天天宣扬的那种与西方比阔的国之高俗,和社会上一切向钱看的民之低俗,是否心理相通?

只要上述历史经验仍然普遍有效,官腔必然弥漫官场,党八股也一定充斥公文。文风的可持续改变,要求一种和谐的气氛。现在,组织上对官员是相当宽松了;但官员对民众、特别是网民的憎恶,据说还是忌惮的。网民当然讨厌官腔,但打官腔至少上级能理解,好过“乱讲话”上下都得罪,官员还是宁讲党八股。

只是网民的行为模式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生活环境中受了外界影响而养成的。要改变他们的行为模式,作为最重要外界影响的主旋律媒体,只怕要带头改变。马姑娘说了一句民间斗嘴时很可能会说的话,就要走人,就要封杀,就要被央视率先批判,连个再上电视的辩护机会都没有。有了这种教唆下形成的心理相通,当网民觉得平某在洪灾中的官腔特别刺耳时,你说他们会不会举牌要其走人,打批判电话,令平某不敢回家?

(本文已于2010年7月8日见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