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小二黑二任,老左仔左转

小二黑二任,老左仔左转

美国连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1月20日在华盛顿发表就职演说,正式开始第二任任期。反正两任做完就没得做了,奥巴马这次的姿态,可比四年前初上任时高多了。

奥巴马1995年出版的自传《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 很清除地表明了他是个“左仔”,至少学生时代是。他在书中说:读大学时,为了表明自己进常青藤大学并不意味着投靠体制,他主动接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教授,和他们做朋友。但奥巴马首任就职演说,基本走迂回道路。他承诺撤兵伊拉克——这是民主党左翼要求的;他同时也表示要加强在阿富汗的行动,并不是立即抛弃共和党支持的前任总统小布什的“反恐战争”。即使对于首任期间的立法重头戏全民医保法案,奥巴马在第一次就职演说中,也只是讲要降低医疗成本;隔了好几分钟,又在表示要重视科学研究之后,拖了一句:要利用先进技术来提高医疗的平等性。单从这一演说,根本看不出奥巴马真正将做的并不是鼓励技术更新、通过降低医疗成本的市场方式来提高医疗的平等性,而是直接政府干预,从而触发了一场两党争论最激烈、双方措辞最强硬的旷日持久的立法大战。

奥巴马第二任就职演说,就懒得戴“两党团结”的面具了。他公开声明——而且以煽情的话语——不会削减占了近60%联邦预算的福利支出。我们可以期望,今后四年里,美国如脱缰野马般的预算赤字和联邦债务仍将继续增加;除非明年中期选举导致参议院“变天”,共和党在参、众两院同时占有多数席位,困住奥巴马手脚。

不过奥巴马这次演说里最让人惊异的,是他公开支持——虽然以暗示的方式——同性婚姻。总统在就职演说里谈同性恋,可谓史无前例。黑人教会在社会问题上通常比较保守,实际经验告诉他们,有父有母的传统家庭是黑人下一代通过教育而走出贫困的最可靠保证。奥巴马首任就职典礼的黑人牧师,就有过反同性恋言论。第二任就职典礼的原定黑人牧师也曾有类似言论,被人揭发后,只得临时换人。四年前奥巴马刚上任时,他支持同性同居但反对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

之后,在同性恋团体和民主党左翼推动下,奥巴马开始转变立场。首先是改变军队的政策。当时,美国军方的规定叫作“我不问,你不说”(Don't ask, don't tell)。 同性恋可以参军,但不能让同袍知道真相。一群被揭发为同性恋而被迫退伍的前军人,告到法院。按程序,这类事该由政府律师辩护。奥巴马的司法部,三心两意糊弄了几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美国最左的学院左派大本营——法学院毕业的女法官弗吉尼亚·菲利普斯趁势宣判:被告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公开同性恋会削弱战斗力,“我不问,你不说”政策应以违宪论处。保守的军方都能接纳同性恋,别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到目前为止,美国已有九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允许同性结婚。

但是,另一方面,美国军队其实是一支全球化部队,在世界各地实施各种军事性或人道性行动。在阿富汗那样的地方,一个公开为同性恋的美国男人拍一个当地男人的肩膀,反应可能难以预料。奥巴马要从阿富汗撤兵,一个头痛问题是内部枪杀(inside killing),即共同执行任务时阿富汗士兵向美军开枪,使得培训阿富汗军队和警察的工作屡次延期。据美方调查,这类事件,只有四分之一是塔利班渗透;绝大部分由文化误解引起。比如某些美国士兵跟当地女人讲话,也是国内那种随随便便的样子,让一旁的阿富汗士兵看不下去;或者光着膀子跟白帽长袍的当地男人讲话,显得很不尊重。公开同性恋或许不影响战斗力,但肯定影响美军力图推行的美方政策。

任何系统,熵(一种无序性的测度)都要增加的。如英国物理学家史蒂文·霍金在其畅销书《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 中所说:熵增加的方向,就是时间前进的方向。熵增加原理保证了任何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都是其成员之思想和行为的差异越来越大。但不同社会的步子快慢不同。美国或许比某些社会先走了一千年。美国在不少地方遭人反对,重要原因之一是给当地带去的文化冲击。美国在伊拉克推行普选时,当地“基地”恐怖组织大力宣扬的反对口实,就是照搬这种西方制度会让同性恋进入政府:你看西方不已经是这样了吗?

这种事,就跟找工作时面试一样,穿套保守的黑西装,总是不会错的。跟自己不熟悉的其他文化的人打交道,遵守那些古老的孔孟之道或基督教礼节,总是更安全一些。只是美国人不学外文、不读外国文学,往往意识不到。“左仔”更是认为自己站在历史的一边,别人最好即时改变态度。

(本文已于1月31日见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