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查韦斯崇毛,红卫兵入场

查韦斯崇毛,红卫兵入场

不久前在3月5日去世的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坚决反美并且像红卫兵那样对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领袖阿毛毛“三忠于”、“四无限”(忠于伟大领袖毛主戏,忠于伟大的毛择东思想,忠于毛主戏的革命路线;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毛主戏),多次声明“我是伟大舵手毛泽东的崇拜者和追随者”。因此,这位拉丁美洲的老红卫兵,一直在天朝主旋律媒体享有列位争执局肠胃的入常待遇,这次自然落袋成吨悼念好话。其实,给予他人的评价,如果没有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发展出一套客观标准,往往成为评价者的自我投影。比如,现在斯巴达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层面概括为“富强、泯注、文明、和谐”,主旋律媒体谈到查韦斯,就只说是泯注选举选出的总统,浑忘了他在委内瑞拉开始闯出名头,是当时身为陆军中校的查韦斯于1992年2月在首都加拉加斯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查韦斯确实有阿毛毛的暴力革命一面。

政变失败,查韦斯被捕,但密集的电视新闻让他白赚了一把全国知名度。坐了两年监狱后,查韦斯才改走泯注道路。他在1998年参加总统竞选,以反腐败为口号,赢得了贫民支持,一举获胜。

按照主旋律媒体仍然强大的革命思维,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一定以为查韦斯要推翻或所取代的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其实,他的政变要推翻的委内瑞拉前总统卡洛斯·佩雷斯,本是泯注行动党领袖。该党为恩格斯亲手缔造的第二国际的成员,和欧洲的社会泯注党一样,意识形态上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政治上属左派。查韦斯通过选举所取代的前总统拉斐尔·卡尔德拉,则是基督教社会党人。委内瑞拉曾经长期处于右翼军事独裁之下,相比而言,卡尔德拉可算中左。天主教政党看着新教美国未必那么顺眼,卡尔德拉就职时,不顾美国反对,邀请了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参加典礼,当年也是轰动拉美的大新闻。泯注行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这两个委内瑞拉主要政党,都是在反对专制、争取泯注的艰难斗争中成长起来的。他们执政期间,都坚持了石油国有化的政策。

查韦斯在国内,搞的其实是极左批正左的民粹折腾。如要找个天朝的对照,则接近于薄稀烂在重庆推行的那一套。

拉美国家都是“三夹板”,人口由白人、黑人和土著印第安人混血而成。查韦斯本人是所谓的“梅斯提索”(Mestizo) ——肤色较深的混血儿。社会精英和中产阶级则多为肤色较浅的“白人”——其实也是混了不少血的。白人文化程度高,在政治、经济上历来强势。掌握委内瑞拉经济命脉的石油企业,在查韦斯之前已收归国有,但管理层和工人都以白人为主。国有垄断石油企业,自然都是高工资、高福利甚至高腐败的。这些石油从业人员的生活条件远高于委内瑞拉一般水准。查韦斯要他们拨出更多利润给政府发福利,并低价甚至无偿地给古巴等反美犟国送石油,遭到管理层抵制。查韦斯就强行改组董事会,塞入毫无经验的亲信。2002年4月,石油工人大罢工。查韦斯的支持者向示威工人开枪,十余人死亡。被激怒的示威者冲入总统宫邸。当晚,早已对极左政策感到不耐烦的军方高层,拒绝了查韦斯要他们出动坦克开入首都的镇压令。查韦斯被迫逃离加拉加斯。

这就是查韦斯一直声称的所谓美国策划军事政变。其实,当时美国的小布什总统,根本就没有承认新政府。美国倒是和拉丁美洲其他泯注国家一起,声明不接受这样的“违宪变更”(unconstitutional alteration)。 得不到外界支持,新政府解体。在梅斯提索们的支持下,查韦斯卷土重来。查韦斯随后陆续开除了两万多石油工人,新招的都是梅斯提索,技术水平大幅下降。原油产量从查韦斯上台前1997年的日产三百四十万桶,降至去年的日产二百四十万桶(数据来自国际能源署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非委内瑞拉官方统计)。特别是技术要求较高的炼油能力显著萎缩,以至查韦斯无法再以断绝石油供应威胁美国。去年,美国的原油进口有19%来自委内瑞拉;但委内瑞拉也要从美国进口五分之一的汽油,两国经济其实联系很深。

社会的发展,早晚达至众生平等。但具体如何走,则大有讲究。是像天朝紊化大革命时那样,宣称“手上的老茧就是资格”,将文化程度较低的工农兵直接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还是像改革开放之后,发展高等教育,逐步提高人民的整体文化水平?查韦斯反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是一回事;但高唱“反美”,以此打击本国那些有文化的、似乎向美国生活方式走得比较近的中产阶级,则是另一回事。下层民众能得到一时好处,长远效果则可以参照天朝紊革后期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委内瑞拉去年的通货膨胀率是21%,前年则为26%。今年一季度仍然保持在23%。

查韦斯甚至不能长远地保留遗体。他提拔的人,文化太低,未作任何预处理,就把查韦斯的遗体置于开放空气中供人瞻仰。错过了处理时间,查韦斯就睡不成水晶棺材了。

至于美国对查韦斯的态度,或许更值得天朝主旋律媒体思考。如今天朝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不能总是以反对派身分搅局国际吧?今后也会遇到某些中小国家的抨击吧?总结来讲,美国对查韦斯是政治上坚持原则;经济上生意照做;要轰嘴炮随他去。

政治上坚持原则,就是查韦斯违反泯注原则,压制反对派时,美国会批评。但是,反对派违反泯注原则搞政变,美国同样不支持。

经济上,两国生意照做。美国仍是委内瑞拉最大贸易伙伴;委内瑞拉则是美国的第四大石油进口国(排在之前三位是加拿大、沙特阿拉伯和墨西哥)。

查韦斯爱过反美嘴瘾,美国随他去。最绝一次,发生在2006年的联合国大会。美国总统小布什发言后第二天,轮到查韦斯。他一上讲台就说:魔鬼昨天来过这里了,现在还有一股硫磺味。查韦斯还拿手掌在鼻子下扇扇。下面代表一看:哇,这可是与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尼基塔·赫鲁晓夫拿皮鞋拍桌子、巴基斯坦解放组织主席亚赛尔·阿拉法特发言时佩手枪一样,要入联合国轶史的。代表们欢笑,拍手,起哄架秧子,鼓励查韦斯讲下去。美国政府如何反应?当时的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答记者问时讲:我们不评论不合国家元首身分的言行。她并没有大叫“美国人民的感情严重受伤害”。

反美伧夫之怒,无非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泱泱大国何惧哉?

(本文平装版已于3月21日见报,现在贴的是精装版)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