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可笑红朝官,难解美国情

可笑红朝官,难解美国情

上月底登录不顺,7月30日未能更新博客。老农向各位读友诚致谦意。

这几日,本来偏居西南的某位副省长,微博上大大地出了一次名。网友在微博上谈论最近的城管打死小贩等事件,大概口气激烈了一些,副省长听着很不爽,就转了新华社《瞭望》周刊官方微博一条消息:美国佛罗里达州7月27日发生枪击案,包括凶杀嫌犯在内的七人死亡。副省长并且先是讽刺,“天天骂祖国的人,又赖着不去米国!快去啊!坚决支持!去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又继之以斥骂:“这些人不爱国,为成为中国人感到悲哀,让他们赶紧去美国,越快越好!败类,人渣!”不过,副省长后来承认自己“个别言词欠妥”,表示在网上要“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并肯定网人“批评和监督是爱国的表现”。

说实话,如果副省长那几句骂到我老农头上,本农根本不在乎。上网难忍当头骂,不如回村卖西瓜。而且,比起副省长平时转发的“新闻联播”里早就放过的高层领导人动态,惹事的那次转发加评论,倒是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他内心的美国情结——如果难以证明自己做得好,那就大叫美国做得糟,似乎美国是衡量大强国的标杆。所以老农就不去批评副省长用词粗俗了,仅在知识上和文化上为他的美国情结作些补充。

副省长说,“去(美国)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这种口吻,让老农想起一件往事。原新华社记者李某,现任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曾在攻击一位美籍华裔女作家时写道:“1995年深秋的一个晚上,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前面的麦迪逊酒店灯火辉煌,一层的宴会大厅里坐满了听众。全场近500人中,除了台下的我之外,讲台上还站着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即那位女作家),剩下的是清一色的金发碧眼的美国白人……”这段话,当时在旅美华人中传为笑谈。美国是个移民大杂烩,纽约更是如此,出席会议的五百人,怎么可能都是“金发碧眼”,还要“清一色”?那位女作家的白人丈夫,就不是金头发嘛。这位记者,观察力也太差了。这种话在美国,都要算是政治不正确,有种族主义嫌疑。难怪李某在《华盛顿邮报》做了半年交流记者,一篇稿子都没发表,全被编辑塞进废纸篓。

好在西方不亮东方亮,李某后来写了篇《重庆梦与中国模式》的卖身宏文。破稀烂不出事,院长位置大概就是李某的了。

副省长看来是李某之流写的主旋律报道读多了,对美国的认识远远落后于时代,以为华人如今在美国还是二等公民。美国现在三亿人口里,倒有一亿是少数族裔,其中华人超过四百万。而在五岁以下儿童中,少数族裔占多数。欧裔白人成为人口少数,只是时间问题,美国统计局的估计是在2040年左右。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欧裔白人已经是人口少数。亚裔的平均收入是美国最高的。华裔的平均收入略低于印度裔和日本裔,但远高于美国平均数。亚裔也是平均寿命最长的。当今的美国总统是黑人,他的内阁和写作班子里都有过华人。再羡慕美国,也不必整形嘛,反正一进美国,就能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即使一句英语都不懂,也能在唐人街活得好好的。

那种“整形”的话,副省长应对某些卷了巨款潜逃或意图潜逃美国的党内同僚讲。比如,副省长辖区的北邻,官位与副省长相当的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如果他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申请避难成功,为了躲避追究,大概要改名整容。

副省长还说:“有人巴不得祖国天天出事,出事就小题大作,已经习惯这样炒作。关键没有听说美国这样的天堂会出事,而且是枪击,滥杀无辜!”这话显然受了主旋律报道常说的“美国不是天堂”的影响。其实,“美国不是天堂”这句话,一出强国大陆,就成了废话。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是有信仰的,他们听到,会觉得莫名其妙:既是天堂,怎么会在地上?美国人自己就从来不说美国是天堂,他们只说应许之地(the Promised Land)。 在国外像副省长这么讲,立即被人当作无知无识无信仰者。这不利于在世界上广结善缘、广加朋友。识相藏拙的做法是,知道自己受的是革命教育,平时就不要拉扯什么天堂、地狱的说法。

如果重阳以后要提拔副省长,不妨参照江择民同志的领导干部“需要努力学习外语”的建议,为副省长补一补外语和国际知识。副省长的那种美国情结,势将在强国官猿中长期存在。但在大叫美国很糟时,至少讲得有知识有文化一些,而不是尽讲些自以为是却远离事实的主旋律套话。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