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德俄争主导,两乌比民生

德俄争主导,两乌比民生


 

这几天新闻里,乌克兰很热闹,克里米亚更热闹。这个半岛公投后,若是宣布“独立”也算了;现在居然要求加入俄罗斯联邦,而普京也居然笑纳,这就掀起了轩然大波。二战之后,不顾联合国成员不得“侵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家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除非是自卫或经安理会批准)的宪章条文,公然并吞他国领土,这在欧洲还是破天荒第一起。就是在政治文明稍差的其他各洲,类似事件也极少发生——就算吞进去了,最后也要吐出来:印度尼西亚在1975年并吞了东帝汶,二十四年后联合国组织公投,再三年,东帝汶于2002年正式独立建国。少见必然多议,俄罗斯与西方就此交相指责,对俄国的制裁措施也纷纷启动,似乎冷战卷土重来。

并吞克里米亚固然严重,不过,比起那一地区的历史,却又不过是一个衰减了很多的往事反射波而已。历史,也为这一事件,提供了长程解决的参考。

北起波罗的海三国,南至乌克兰,波兰在西,部分俄国领土在东的这一片土地(题头图中画斜线区域),欧洲近代史上称作“界土”(borderlands) 或曰“中间地带”。德国与俄国两大势力在这里争斗百年。一战时,为保全初生的苏维埃政权,列宁与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允许“界土”内的前帝俄属地在德国保护下“独立”,两国停火。德国失败投降后,苏联撕毁和约,收复部分土地。二战中德国卷土重来;反攻时苏联红军又横扫过去。在希特勒和斯大林当政期间,保守估计,“界土”上政策性死亡一千四百万。这包括斯大林的合作化运动导致乌克兰大饥荒,六百万乌克兰人死亡;希特勒对犹太人残酷迫害,五百万犹太居民被消灭殆尽;布琼尼元帅指挥的西南方面军被德军围歼后,没有多余粮食的德国人将一百余万苏联俘虏圈在荒地上,饿死冻死。比起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就算普京如西方领导人所言,“生活在另一个时代”,至少现在手段人道多了。

德俄两大势力争斗期间,“界土”内国境数次重划,领地几经转手。这次乌克兰闹事,最先要“独立”的还不是克里米亚,而是西部城市利沃夫。他们的“独立”情绪哪里来?因为二战前他们本是波兰公民,其眼睛比其他老牌乌克兰人更向西。

二战之后,俄罗斯和乌克兰割据原属波兰的土地,再让波兰割据原属德国的土地。德国人失去战前四分之一领土,东德又成了苏联附庸。这场百年争斗,似乎以俄罗斯大获全胜告终。

但是,德意志民族岂甘永久分裂?国人津津乐道西德总理勃兰特的华沙下跪,那次他其实是去波兰签和议。西德承认了波兰和东德的边界。这样,如果将来两德要统一,波兰不必过于担心统一后的德国会索还失地。勃兰特倡导的“新东方”政策,就是要通过与苏联和东欧的和平交往,减弱他们对德国未来统一的反对。勃兰特在领土问题上的让步,换来了铁幕两边的人员来往和贸易增长。

美国人总以为是他们结束了冷战。但东欧人当年听的不是“美国之音”,而是“自由欧洲”广播。这电台虽是美国出钱,总部却设在慕尼黑,主要由德国人经营。柏林墙的倒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东德人见识了西德人的生活:只要他们跨过分割两德的边界,西德政府立即奉送每人两百马克,让他们抢购西德超市里的丰盛物品,亲身与东边不是空荡荡就是排长队的商店比较。美国的超级军事力量为西欧保证了民生竞争的安定环境,这很重要;但要具体“收买”东边的 hearts and minds 还得靠德国人的历史联系和经济力量。

今天的欧盟,也是德国主导与东部的交往。东欧与西欧的贸易,首先是东欧与德国的贸易。这次美国本想对俄罗斯来些比较严厉的制裁,也是德国第一反对。德国与东欧关系最密切,制裁对德国的伤害也最大,其他西方国家不得不尊重德国的意见。今后要和普京打交道,特别是私下的 quiet diplomacy,德国总理默克尔是最合适人选。普京的情报人员生涯在德国度过,他能讲德语;默克尔受的是东德教育,她能讲俄语。两人交情也不错。这种由历史产生的互相了解,不是他人所能取代的。

普京现在声称他不会进一步擢取乌克兰东部其他地区(他在本月初还声称不会擢取克里米亚)。其实他不妨把整个乌克兰东部都拿走。这些煤矿等“夕阳工业”地区,每年从基辅讨去的补助,远多于交给中央政府的税收。俄国要背这包袱,就让普京背吧。乌克兰西部不再有跟东部“亲俄”还是“亲欧”的无穷争吵,可以认真推行改革政策,彻底破掉苏联时代留下的旧框架。与德国接轨后,假以时日,经济自会上去。与乌克兰同为“界土”苦兄弟的波兰就是榜样。原本落后的波兰,平均国民收入已经超越俄国,比俄国多了大约四分之一。去年发布的联合国民生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基于2012年统计数据),波兰排在第39位,高于俄国的第55位,远高于乌克兰的第78位。波兰已经和俄罗斯、乌克兰不在同一级别。波兰属于“极高发展”(Very High Human Development)国家; 俄罗斯和乌克兰仍是“高度发展”(High Human Development)国家。

(或许有读者对中国的座次感兴趣:不多不少,第101位,算中等发展国家。)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换一种说法,就是一个大国的势力范围,并不是完全由地缘政治决定,而是受到文化辐射能力的制约。近一百年来,俄罗斯再怎么努力,最终也吞不下她与德国间的“界土”,那里并不都是东正教文明区。最终导致苏联解体的,也正是“界土”内民族的抢先独立。但克里米亚,从历史、文化和人口来看,如今确实更像俄国领土。这几天气头上,架总是要吵的,各种动作也是要做的。但制裁和冷战甚至热战,从长远看,不如民生竞争。让“亲欧”的亲欧,让“亲俄”的亲俄,两个乌克兰不妨像西德、东德那样比比看。几十年后,说不定国界又变过来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