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马航堕海去,官媒祈神来

马航堕海去,官媒祈神来

 

马来西亚航班MH370失去联系十六天后,3月24日,纳吉布·拉扎克总理沉痛宣告:很不幸,据可靠推断,该航线终结在南印度洋。机上226名乘客(另有13位乘务人员)中,有154个是中国人,事件自然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飞机多日渺无踪影,也成了国际热点新闻。在寻找过程中,随着西方大牌媒体不断曝料,对国内官方媒体的批评声浪越来越高。读者说似乎只见他们做三样事:转载(西方媒体报道)、祈祷、点蜡烛(在微博上表示哀悼)。

这次国际联合大搜救,中国政府尽力了,调动了二十一颗卫星、十余艘舰艇和数十架次飞机。相比政府的行动,官方媒体更显得空洞“失语”。

实事求是讲,计算失联客机轨迹的三大资料——马来西亚军方雷达信号、制造厂商的发动机动态记录、海事卫星与MH370的定时通讯——都不在中方手里,国内媒体很难拿到。他们也没有大型客机及其发动机的专业知识,不太可能比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先联系发动机制造商,或比英国的BBC先接触卫星管理公司。不过,如果我们的记者能像周有光先生讲的那样“从世界来看国家”(参考拙文《不妨从世界来看中国》,《南方周末》2月6日),做些能够减少大量忙乱的分析工作,还是可行的。

国内初期报道虽乱,也有值得一提的。CNN找出假护照后,《南方人物周刊》采访了拿假护照的两位伊朗乘客的朋友。不过,这肯定是死胡同线索。只要知道两人的终点站是德国和荷兰,就可断定他们是利用西欧的宽松人权法律,前去申请避难的,不会是企图劫机的恐怖分子——实际上,从一开始就可以相当肯定地讲,马航失联与恐怖势力无关。

劫机需要大量专业准备。那些有心没本事的组织,不说也罢。在南亚活动且有能力劫机的恐怖势力,只有两股:一是活动在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伊斯兰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这伙人策划了2002年10月的巴厘岛夜总会爆炸案,造成一百八十多人死亡、三百多人受伤;二是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克什米尔极端组织“正义军”(Lashkar-e-Taiba), 他们实施了2008年孟买旅馆袭击,导致一百九十五人死亡,近三百人受伤。但这两股势力组织都不太可能在马来西亚劫机。

巴厘岛爆炸案之后,“伊斯兰祈祷团”在各国政府联合打击下,近几年没什么活动,其领导人销声匿迹,生死不明。而且,他们以前攻击的都是西方人和西方人聚集场所,不至于突然转向,劫持马来西亚这一穆斯林国家的国营航空公司的飞机。巴基斯坦也在孟买恐怖袭击之后,加强约束克什米尔“正义军”,否则印度大概要越境轰炸“正义军”基地了。MH370的转向印度洋,应该不是意图袭击印度。和“伊斯兰祈祷团”一样,克什米尔“正义军”也不会劫持马来西亚客机。联合国有关工作小组本已就“恐怖主义”定义达成共识,是马来西亚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OIC,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 提出修正,要求将“被占领地区”算作例外。所谓“被占领地区”,他们最关心的就两个:一是以色列占领的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二是印占克什米尔。能搞大行动的恐怖势力头目,必然有点政治头脑,“正义军”应该避免得罪马来西亚才对。

国人现在对马来西亚的危机处理有意见,但也不要小看这个国家。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合作组织57个国家中政治最现代化的,经常代表OIC在国际上抛头露面。特别是以前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当总理时——他执政长达二十二年——在国际上还是有点份量的。

可能有人会说:上述所言,确实给出了跑在西方媒体前面的预测性独家分析,但从哪里可以得到这些知识?马航失联前几天,3月1日,不是有个“昆明事件”吗?某些西方媒体未用“恐怖分子”一词,遭官方媒体痛斥“双重标准”。这时,就该按周有光先生“从世界来看国家”的教导想一想了:国际上到底如何定义“恐怖主义”?

互联网时代,思想破茧唾手可行。上美国在线课程网站 Coursera 注册一门相关课程(参考拙文《互联网能否取代大学教授》,《南方周末》2012年7月26日),即可听教授介绍界定“恐怖主义”的种种复杂考量,还有世界各地恐怖活动的历史和现状;即可知道,被马来西亚打岔之后,普适定义搁置至今。因为没有普适定义,西方媒体习惯性地以十来个联合国反恐公约里点了名的活动为参照。

要谈论恐怖主义,就要知道上述公案。美国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为什么没当上国务卿,未能继康多莉扎·赖斯和希拉里·克林顿之后,创立女性主导美国外交三连贯?因为前年9月,美国驻利比亚大使死于班加西袭击事件时,她在电视采访里讲:这大概是自发性骚乱,不是有计划有组织的。然后共和党议员指责她在11月总统大选之前,掩盖政府情报失误。其实,当时担任驻联合国大使的苏珊·赖斯,如果追加一句,“按联合国反恐公约,不管以什么理由,攻击外交官就是恐怖活动”,就应该功德圆满,讲得既在本职之内又涵盖多种可能性。既然由联合国里的外交官讨论反恐公约,他们自然将攻击外交官和攻击联合国维和部队列为恐怖活动。

劫机,不管以什么名义,都是联合国反恐公约点了名的恐怖活动;但没提到劫车,这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当地没有两军武装冲突时,用炸弹攻击平民,也是点了名的恐怖活动(有武装冲突时,军队蓄意攻击平民,是战争罪行);用刀砍则未提到——这时,要说服别人接受你的定性,最好的办法不是谩骂,而是按照被搁置定义的两条基本判据,在建立了攻击平民的事实之后(判据一),提供关于政治动机的有力证明(判据二)。

如果反思过关于“昆明事件”的报道,借此了解了报道恐怖活动的必要背景知识;对于马航失联,就能选择那些不轰动、不煽情、却更能导向真相的线索与话题。如果官方媒体的记者,没有这点批判性思维,经一事不长一智,那在与国际媒体的竞争中,也就活该追着那些似真实假的消息,跑断腿还跑不出名堂。

顺便谈几句 Coursera,不要因为只是个网站就轻视。 去年才退休的在耶鲁当了二十年校长的理查德·莱文,即将担任 Coursera 首席执行官。莱文教授多次来中国开会、讲学,就是他把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在国内高教界推广成了人人都要哼哼的嗡嗡词 buzz word。他当了首席执行官之后的一大任务,就是和中国的大学建立协作关系。目前,从计算机编程到《红楼梦》, Coursera 已经有不少中文课程;中国学生的注册人数也高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