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卫星撞火星,差生误民生

卫星撞火星,差生误民生

今年普利策奖的公共服务(Public Service)奖,授给了《华盛顿邮报》和英国《卫报》美国分部,表彰他们的爱德华·斯诺登泄密报道。正好,老农不久前刚在《马航坠机检验读者中学程度》一文中谈到这位老兄。拙文在4月3日的《南方周末》发表后,读者来信和网上讨论中,比较多的一个疑问——用某位大学生的话讲——就是“若如作者所说,斯诺登是‘中学差生’,那么他有什么资格进入NSA〔美国国家安全局〕工作呢?……我认为作者对斯诺登的评价不够公正。”想不通是不是?谜底揭穿一钱不值:那些岗位按规定只能招聘美国公民。

近年多次国际统测中,美国中学生的数理水准远低于亚洲儒家圈国家,也低于很多欧洲国家。需要数理知识的岗位,要是只能招聘读了美国中学的土生美国人,会有什么好处?且听我老农讲两段古。

卫星发射,高精尖吧?1999年9月,美国航天总署NASA发射的火星气候卫星(题头图),经过9个月的漫长飞行,终于达到火星。却没有进入围绕火星的预定轨道开始观察,而是掉入火星大气层烧毁了。原因?卫星制造商给出的某些数据是英制,航天总署的工程师当公制用,导致卫星轨道偏差。一亿两千五百万美元就此宇宙蒸发。

当时和朋友谈起这桩大笑话,中国朋友说:换上中国人,决不会这么蠢;印度朋友说:换上印度人;俄国朋友说:换上俄国人;以色列朋友说:换上犹太人。最后一致结论:就算换上念英语文学的外国留学生,也不至于犯如此可笑的错误。

上面是烧钱的例子,接着讲个死人的故事。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时,伊拉克一枚“飞毛腿”导弹,穿过美国“爱国者”(Patriot) 反导系统的拦截,击中一座美军兵营,炸死28人,炸伤98人。试验时很成功的反导系统,怎么连“飞毛腿”这号没准头的慢速导弹都打不下来?一查,该系统时间单位为0.1秒,按整数储存,计算时要换成以秒为单位的实数,以便与速度的单位匹配。0.1在二进制里为无限小数,但当时用的晶片只有二进制24位,将无限小数截断后,精度不够。试验时开机几分钟,看不出问题。实战中几天开下来,积累的误差可以导致拦截导弹偏离目标数百米。整数、实数在计算机上如何实现,精度如何,这是计算机系入门知识。估计那些软件设计者,中学里根本没有学懂“有效数字”概念;到了大学,数字实现等内容,都是混过去的。幸亏美国送了两套反导系统给以色列,让他们防备萨达姆挑衅。以色列人帮助美军发现了症结所在。

尖端武器“爱国者”反导系统,全世界都羡慕。要是部署在乌克兰,俄罗斯总统普京要跳脚。但以色列人不再那么全心依靠美国货,他们研制了自己的“铁圆顶”(Iron Dome) 反导系统,据说效果很不错。

美国中学的数理教育是笑话。所以微软、苹果和谷歌等高科技公司,一直在推动移民法改革。他们要求提高雇用外国技术人员的签证名额;要求让那些理工专业的外国留学生,拿到学位后自动获得绿卡。如果他们也是只能雇用美国公民,没有中国、印度、俄国等国际主义部队的支援,盖茨和乔布斯想法再好,也成不了你我手中的惯用产品。

中学毕不了业的斯诺登,即使进入美国安全局工作,也没什么奇怪。但在实际上,斯诺登逃离美国时,他并不是政府情报机构的雇员,而是任职于一家民间情报外包公司。却也不搞情报分析,而是计算机系统管理员——这一身分可以翻阅硬盘上存放的任何文件。如果斯诺登是情报分析人员,发现所处理情报来自非法监听,从而向媒体揭发,全美国都会支持他。但他是违反职业伦理偷读偷录,在美国这样极端重视程序正义的国家,这本身就是非法取证。所以他的行为在美国很有争议。

斯诺登在美国引起争议的第二个原因,是他声称出于捍卫公民自由的理想主义而泄露国家机密,人却逃到俄国去。难道俄国是捍卫公民自由的模范?——只怕很少有美国人如此认为。

斯诺登于去年6月5日下午,向媒体透露了第一批文件。登载这一消息的第二天的《纽约时报》,有一篇俄国人谢尔盖·古里耶夫的文章,《我为什么不回俄国》。古里耶夫何许人?他是俄国著名经济学家,是俄国最好的经济学院的负责人,曾任前总统梅德韦杰夫(现总理)的经济顾问。有件大案在民间引起很大反响,梅德韦杰夫让古里耶夫参加一个独立调查组。普京再次就任总统后,调查组成员受到各种骚扰。当局开始监视古里耶夫,并要他交出五年的电子邮件。担心失去自由,古里耶夫在法国度假后,决定不回去了。他以后很可能来美国教书。

报道这第一批文件时,《纽约时报》说明是法院命令,要求电话运营商向情报部门提供 call logs(通讯记录)。什么是 call logs?美国现在出售的座机,按“菜单”键后,会出现几个选项,call logs 必是其中之一。选了该项后,座机小屏幕会显示来电号码和时间,但不包括通话内容。美国安全总署用 call logs 信息建立电话通讯的背景噪声模型,以便迅速检测通讯异常,防范可能的恐怖活动。这也为国会通过的反恐法律所允许。斯诺登“曝料”后,美国国会的调查并未发现安全总署执行了针对美国公民的非法活动。美国高中的数理教育已经是笑话,而斯诺登连笑话教育都通不过,他理解不了去除背景噪声的必要,他以为是窃听民众私人谈话。其实,《纽约时报》去年6月6日的报道,谈了 call logs 之后,特意在一段里只放了一句话以作强调:The order does not apply to the content of the communications ——这项(法院)命令并不适用于通话内容。

美国中学的理科教育太可笑,所以时不时有中学差生闯些匪夷所思的祸。但美国的自由也吸引着古里耶夫这样的国际高端人才,所以在世界上也还混得下去。

推荐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