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听上等道理,看中位收入

听上等道理,看中位收入

法国总统萨科齐2007年上任后,召请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出面组织了一个“经济表现和社会进展衡量委员会”。萨科齐说:把注意力过多地集中在国内生产总值上,并且以GDP作为衡量经济繁荣的主要尺度,对于当前的金融危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希望能应用一些其他指标,更全面地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状况。

斯蒂格利茨因经济活动中的信息非对称理论而获得2001年诺贝尔经济奖。这理论简单地讲,就是交易双方通常存在信息非对称,市场经济并不能像古典经济学家相信的那样由“看不见的手”拨弄到资源最优配置,因此政府的及时干涉是非常必要的。所以,中国政府聘请他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当个名誉教授。

不过,斯蒂格利茨虽然相信市场需要政府干涉的手,他却不认为这只手必须高举GDP。最近,谈到那个委员会的工作,他对记者说:如果我们不是用GDP、而是用家庭收入中位数(下面简称“中位收入”)来衡量发展,我们对美国的状况将会有一幅远为清楚的图景。斯蒂格利茨说:在贫富差距加大的时候,平均值和中位值的走向是不同的,近十年来,美国的GDP一直在增长,中位收入却有些微下降。也就是说,虽然美国的经济一直在发展,但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并没有提高。

从统计上讲,GDP是个总和,只能推出平均值;而中位收入带有分布信息,内涵更丰富。斯蒂格利茨略带讽刺地说:(美国)总统可以走上讲台,指着增长的GDP说,“看,这证明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如果改为考察中位收入,就会发现,第一,这是不可持续的;第二,大多数人的生活变差了。

显然,在斯蒂格利茨看来,发展不是硬道理,中位收入才是硬道理。

中位收入如何更真实地反映民众生活?试看一个极端却简明的例子。假设某经济体有三户人家,去年张杉年收入八千人民币,李思一万,王武一万二。平均收入为一万。今年前两家收入依旧,但王武大发了。通过关系,他从银行搞到五千万贷款,并标下市中心一块黄金地皮;然后两亿转买给香港第一富豪李嘉诚。还去贷款,王武赚了一亿五千万。GDP火箭般飞升;而且,按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三户人家的平均收入达到了五千万人民币!

如果改算中位收入呢?中位收入的定义是线上户数与线下户数相等,该线去年划在一万处,今年还是划在一万处——线之上是一户半人家,线之下也是一户半人家。以中位收入来衡量,这个经济体的绝大多数(张杉和李思两户),生活并没有改善。

这也就是斯蒂格利茨对记者讲的:当贫富差距增大的时候,GDP增长的好处,主要给高收入者和企业利润拿走了。

从上面的例子也可以看出,中位收入比平均收入更真实地表征收入分配状况。所以,虽然国家统计局坚持使用平均收入,美国和法国等西方国家每年公布的都是中位收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