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一心为民主,百族共和谐

一心为民主,百族共和谐

(十年前一篇旧文。十年后再看,确实是既有重大现实意义又有深远历史意义啊。)

上星期天(7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相当于美国的国庆节。大概没有什么事物能被全体美国人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颇有些美国人不把国庆节放在眼里。前几年出过部名为《独立日》的电影,特地在7月4日首映,让外星人在电影里把白宫和国会山都炸掉,票房还好得出奇。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人爱国热情高涨,好莱坞一时不敢再拍这类电影。即便如此,也有加州伯克利(Berkeley)那样的著名左派老巢,市政府不准消防队员把国旗盖在车上悼念纽约死难同袍,并且通过决议反对阿富汗战争。现在,伊拉克陷入混乱,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怀疑伊拉克战争的必要。美国人带着困惑的心情,迎来了今年(2004年)的独立日。

《华尔街日报》在上星期五发表调查,报导了美国人的爱国矛盾。民众会向国旗敬礼,但也会口无遮拦地咒骂总统;志愿从军的人多得政府不必征兵,可是只有一半合格选民在过去两次总统选举中参加投票;“效忠誓词”声明共同拥护“一个国家”,可是有四千七百万人在家里使用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许多人不赞同伊拉克战争,但他们觉得必须支持自己的军队。其实,总体而言,美国人在战争期间还是相当爱国的,他们正用各种传统方式,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操。

上月6日诺曼第登陆60周年纪念,美国总统布什和法国总统希拉克一起站在讲台后。升美国国旗和奏美国国歌时,布什立即挺直腰板,将右手搭到心口,唱起了《星条旗永不落》——他是真的唱,发出声音的。而希拉克在升法国国旗和奏法国国歌时,原来怎么站也就怎么站,任《马赛曲》的激昂旋律掠过会场。欧洲人经常笑话美国人,天真得像儿童,感情过于外露。比较两位总统的表现,美国人确实比较善于表现爱国热情。

布什是英裔美国人,他有这样的表现,人们会觉得很正常。但是,美国是哪个族裔的人最多?很多人以为是英裔,其实不然,人数最多的是德裔。可是这些德裔美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仍然站在英国一边打德国。欧洲战场的盟军统帅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一听名字就知道先祖是德国人。1952年,他还以战争英雄的声望被选为美国总统,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德裔总统。

美国实在不能说是一个传统的“民族国家”(Nation State)。美国是不同族裔的人以自由契约的方式,按一个理想建立起来的。这个建国理想就是《独立宣言》中讲的:人生来具有若干不可出让之权利,为保障这些权利,政府才在人间建立起来,政府的正当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认可。美国是一个按特定的政治文化建立起来的国家。现在政治学家把这种建立在文化之上、而不是血缘之上的国家称作公议民主(Civil Democracy)。 美国人的爱国,很自然地表现为超越族裔背景而服膺于这一文化——这种文化,既有一家四兄弟参军同赴伊拉克和母女两代护士齐上阵的忠勇,却也有允许伯克利不爱国的宽容。

许多德裔美国人的先祖,并不是从德国直接移民过来,而是从东欧和俄国逃过来的。他们和留在那里的德国人形成有趣对比。俄国女皇卡杰琳娜二世曾邀请德国人移民俄国伏尔加河流域,答应给他们土地,免除兵役,并享有宗教和文化自由一百年不变。十八世纪的欧洲有点象中国战国时代,常常用荒地引诱别国农民。到1871年,百年优待到期了,不愿做俄国人,很多德裔再次移民,这回去了新大陆。可见他们仍然有保留德国传统的强烈愿望。但在美国这个“民族大熔炉”里,这些德国移民最终还是熔化了。伏尔加河流域未走的德国人,二战时被斯大林全数迁到西伯利亚。到了戈尔巴乔夫时代,改革开放,他们纷纷申请回德国祖家。俄罗斯这一多民族国家始终未能收服这些德国人的心。

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向日本宣战后,为了防止日方间谍收集军事情报,曾把西海岸的日裔居民迁入集中营。而日裔抗议这一歧视的理由,竟是他们其实忠于美国!从这两个例子,就可以看出美国建国思想的威力。

曾有人做过计算机模拟,如果发生核战争,美国被炸得稀巴烂,丧失一半人口和生产力,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模拟结果令人震惊:只需要三十年到五十年——因为世界各地一定会有无数的人,带着野心,带着技能,带着资金,奔赴美国追寻自己的梦想。只要美国能保持原有的文化氛围,单是别国人才的涌入,就足够使她飞跃发展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