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容我上地板,请君下天朝

容我上地板,请君下天朝

有位翟同学,在美国读博士时,不幸遭遇牢狱之灾。被转到移民局监狱后,他同意“自愿离境”。近日回国后,翟同学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根据新花网上见到的报道,翟同学说他的问题“都是源于学校的一位助理副校长约瑟夫·史丹利”,这是“一个坏人”。翟同学说,他3月份接到停学通知后,“当时我十分惊讶,立即找到史丹利要求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史丹利态度十分恶劣,并说了一句 I have the floor (这里我说了算)”。

翟同学以为 I have the floor 是“这里我说了算”的意思,其实,这句英语老话是说现在轮到我发言。这是英语国家的议会用语。Floor 原为楼层、地板之意,按字面硬译,可以勉强称作“现在是我站地板”。议会里某位议员起立发言时,坐在房间里的其他议员不能随意打断,在规定时间内要让发言者把话讲完。如果有人插嘴反驳,发言者可以说:现在是我站地板(等我讲完坐下后你再讲)。议会之外,日常生活应用这句话时,则是请别人不要打断我的话头,让我把话讲完。

从翟同学所述来推测,副校长和他谈话时,他很不尊重地打断或在对方句子中间插入辩解,导致副校长不快,于是用了“现在是我站地板”这句成语。

不少国人有打断对话者的习惯,特别是意见不同时。这在国内可以理解。两辆车子擦一下,对方车主很可能下了车满脸怒气冲过来,嘴里还大喊大叫。你不截断他的话,他很可能以为你老实可欺,本来要求赔两百元现在升到五百,拳头还伸到你鼻子上。但美国是文明社会,车子擦一下,双方只是礼貌地交换保险信息,然后拍屁股走路,各自找保险公司去料理。在文明社会里,有话就要好好说。要遵守美国式礼貌,让对方把话讲完。不要听到不舒服的话就觉得感情被伤害,哇啦哇啦急着打断人家。按正常程序,你会有说话机会的。

另一方面,虽说翟同学读的是一所很好的老牌技术学校,那位副校长似乎缺乏与外国人打交道的经验。外交官都知道的,如果跟外国人讲汉语,不要引古诗或用有故事的四字成语。这让翻译为难;勉强译出来,洋人也不见得理解。如果讲英语,要是对方并非来自英语国家,不要用美国流行语或秀两句莎士比亚台词,哪怕你有这水平。宁愿讲平淡无奇甚至傻不拉叽的汉语或英语。这里重要的不是言词漂亮,而是让对方准确地知道你的立场,不至于会错意,误大事。

那位副校长应该讲比较浅白的英语。虽说翟同学在同一所学校从本科读到博士生,在美国已有七年之久,但中国学生在大红天朝从未有过民主讨论的经验,出国后也未必那么关心政治,你给他来一句议会里出来的成语,他就不知道听到哪里去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