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数据有点辣,难死红大傻

数据有点辣,难死红大傻

树欲静而风不止,党妈最爱面子而处处遭人讽刺。这不,眼看快换年了,同志们总结今年闹红经验的总结经验,制订明年革命计划的制订计划,正忙着呢,国际反强势力又跳出来伤害强国人那脆弱的小心灵了。12月3日,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了今年的清廉印象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CPI)。大强国的位置,居然从去年的第八十位掉到了今年的第一百位。怒了!——咱们两岁就看@央视新闻 天天要读@人民日报 的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紧跟大批判红棍棍、环球施暴的胡编@胡锡进 童智,同志们愤怒质问:清廉跌20名,你们说的拆那 China,真是顶着宇宙真理的大强国吗?

胡锡进童智12月5日的社评说得好:这个排名与强国人对国家反腐败进展的真实感受南辕北辙,反腐的疾风暴雨正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层面和角落猛刮……如果“负20”的评价说的就是强国人看到的让所有贪官风声鹤唳的2014年,那么它显然属于“睁眼说瞎话”级别的错误。

这种“强国人的感情又被严重伤害”的视角,确实令胡编的质问显得感情充沛,伤气磅礴。可惜,胡编的视角,虽是主旋律媒体的唯一视角,却还当不得青天白日之下的唯一视角。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只相信胡编的视角,可也禁止不了别人从其他视角思考。

比如,要是具备中学数学程度,好歹还能证个三角形内角之和等于180°,那么中学数学课培养的对数字的感觉和逻辑推理能力就会使你猜想:收集和整理世界各国的数据,不说很复杂也一定很繁琐,耗费大量时间。这CPI-2014虽是今年公布的,但所依据的数据,都是今年的吗?——这且称为中学数学视角。

又如,要是具备中学英语程度,好歹能读读不太复杂的英文,那么中学英语课培养的对外文的感觉和翻译能力就会使你猜想:透明国际到底在测量什么,英语语境里的理解,跟胡锡进童智在汉语语境里的愤怒,是否相称?——这可称为中学英语视角。

还有,如果你是文明人,至少也算超越了北京猿人,好歹还愿意了解和考虑他人的看法,他人的理由,那么你会问:大强国大反腐败的2014年,清廉印象排名掉了二十位,透明国际有什么解释吗?对他们的解释可以怎么看,为什么胡编的社评一个字都不提?——这就当作是文明人视角吧。

据那些具备中学数学程度的朋友讲,今年的CPI,根据的是下列十二份资料。其中资料二和资料三出自同一非赢利组织。胡编社评说是“13家国际独立调查机构的报告和数据”,不够准确。

01 African Development Bank Governance Ratings 2013
02 Bertelsmann Foundation Sustainable Governance Indicators 2014
03 Bertelsmann Foundation Transformation Index 2014
04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Country Risk Ratings 2014
05 Freedom House Nations in Transit 2013
06 Global Insight Country Risk Ratings 2014
07 IMD 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 2014
08 Political and Economic Risk Consultancy Asian Intelligence 2014
09 Political Risk Services International Country Risk Guide 2014
10 World Bank - Country Policy and Institutional Assessment 2013
11 World Economic Forum Executive Opinion Survey (EOS) 2014
12 World Justice Project Rule of Law Index 2014

三份资料是去年公布的,不过资料一与大强国无关。即使是今年公布的资料,调查也未必是今年做的。比如,自由之家的资料五,大强国在里面,数据却是去年的。甚至可以更早。资料十二的依法治国指数,大强国也在里面,数据收集时段是从2011春天到2013秋天。

胡锡进童智啊,您说的“让所有贪官风声鹤唳的2014年”,那后半截的“2014年”,跟多份资料没关系啊!不过,看看他说的什么“负20”,就知道跟胡编谈中学数学是对狗弹琴。你可以说“掉二十”或“退二十”,但是,如果你说“负20”,麻烦您先定义一个坐标原点好不好?中学数学就是培养思维严密性的呀。

又,据那些具备中学英语程度的朋友讲,今年CPI的说明里,有个常见问题回答。第二个问题的答问如下:

问:Why is the CPI based on perceptions?

答:Corruption generally comprises illegal activities, which are deliberately hidden and only come to light through scandals, investigations or prosecutions. There is no meaningful way to assess absolute levels of corruption in countries or territories on the basis of hard empirical data. Possible attempts to do so, such as by comparing bribes reported, the number of prosecutions brought or studying court cases directly linked to corruption, cannot be taken as definitive indicators of corruption levels. Instead, they show how effective prosecutors, the courts or the media are in investigating and exposing corruption. Capturing perceptions of corruption of those in a position to offer assessments of public sector corruption is the most reliable method of comparing relative corruption levels across countries.

人家讲得很清楚,抓了多少个贪官,办了多少案子,只说明检察官、法庭和媒体对腐败的调查与揭露是否有成效,但这并不是一个国家的公权力腐败状况的可靠测度。那些有机会接触和了解腐败状况的商人、专家的感知与印象,才是目前所知的最可靠指标。

敬爱的胡锡进童智啊,您说的“让所有贪官风声鹤唳的2014年”,那前半截的“所有贪官”,不在CPI的度量范围内啊!抓了多少“老虎”,打了多少“苍蝇”,或许会进入某些评估者的印象,但至少不是CPI要考虑的直接而关键的因素嘛。

还有啊,虽说我老农是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的优秀典型,永远与胡编共进退,但是俺毕竟要去世界各地打猪草,文明人还是认识几个的,否则吃不了这碗饭。据这些文明朋友讲,大强国CPI排名为何倒退二十位,透明国际发言人托马斯·库姆斯和亚太地区负责人斯利拉克·普利帕特都作了些解释的,主要是大强国法制滞后。

他们的解释,其实不出今年10月底透明国际所发表的报告“变化中的大强国”里的八条反腐败建议。注意:这八条建议全是关于加强法制建设的,比如,修订法律,与联合国大会2003年通过的反腐败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Corruption)接轨。并不是说照做建议。洋人的看法,难免有不合实际或操之过急之处。比如第三条建议:取消人民币五千元以上才考虑起诉的规定。就是国内最激进的反腐斗士,也不会赞成将打击面扩展过大吧?相反,国内司法界倒是有种提议,认为这个1997年确定的起诉点,随着通货膨胀和收入增长,早该提升到万元甚至数万元了。但透明国际的这些建议,可以说明他们考虑问题的角度。来大强国做生意的外国人,他知道破稀烂、周永戆谁是谁啊?他管你抓的是谁啊?他感兴趣的是法制是否健全,政府运作是否透明,投资前景是否可预测——会不会被腐败的公权力突然插上一刀。

去年初,本届中纪委学习十八大精神的研讨班上,大老王说: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胡编说的“让所有贪官风声鹤唳的2014年”,还是以抓人为功,以治标为主;透明国际的建议,则是治本。就在他们提出这八条建议的前几天,今年10月底的本届中纪委第四次全会上,大老王在讲话里,将之前的“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的表述,强力推进到“要加大治本的力度”的指示——某些专家说,这是反腐败由治标走向治本的转折点。可见透明国际的建议,其实紧跟重阳反腐败部署;他们对重阳政策的理解,居然胜过胡编。也难怪胡编恼羞成怒。本来,对CPI排名有不同看法,解释一下,交换个意见就行了。法制滞后,可以推给周永戆嘛。胡编却偏要猿人似的大舌头:你们显然犯了属于“睁眼说瞎话”级别的错误!

胡锡进童智啊,您就不能讲点利落的汉语吗?——你显然在睁眼说瞎话!

《环球时报》编辑部的相识悄悄告诉俺:要求甭太高!他说胡编的最大问题,还不是智商,也不是文化低过中学程度,而是没有视角只有视脚。码字时永远盯着两只脚,看着是否和他那些“三自信”的上司们,妥妥地站在同一个不敢面对真相全貌的阴暗墙角。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