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首倡非首创,投行要慎行

首倡非首创,投行要慎行

今年“两会”期间,@央视新闻 发布了一段财政部长楼继伟的视频,回答日本记者关于亚投行的提问。有趣的是,文字里明明说“AIB是中国首倡提出来的区域性的、但是区域开放的多边开发机构”,标题却是“楼继伟:亚投行是中国首创的多边投资机构”。“首创”和“首倡”,至少在普通话里,发音还是有点不同的。而且,亚投行的英文缩语,应是AIIB(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而不是AIB。提问和回答里,记者和部长都没说错。

曾在网上见媒体人建议:新闻系学生“第一份工作一定不要去所谓‘新媒体’,而要去传统媒体认真做新闻。……在传统媒体做新闻,虽然受到一些约束。但好处是养成严谨做新闻的习惯。”看来,即使国级新媒体,离“严谨”两字,尚有不小差距。

各大网站都转发了那条视频,搞得楼部长不得不出面纠正。3月20日,@人民日报 记者采访时,部长特意说明:“亚投行作为多边开发银行,是中国首倡,而不是首创。”

那么多网站,照转错误的标题,只怕不单是尊重原版的首创,而是标题虽错却迎合我们强国人的大红民族主义感情——恨不得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从 iPhone 到多功能马桶盖,统统都是强国人首创而不是仅仅手装。不过,多边投资机构,从美国领衔的世界银行算起,已有七十年历史;在亚洲地区,日本领衔的亚洲开发银行,也有近五十年历史。就连国外有人担忧、国内有人兴奋的所谓挑战世界银行,这首创的光荣,也得归于委内瑞拉前总统雨果·查韦斯所首倡的拉美南方银行 (Banco del Sur)。

大概很少有读者听说过这所银行。但在2009年创建之时,至少也是拉美地区大新闻,而且有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背书——就是这位大师,今年1月写文章,宣称“中国世纪”终于来临,在太平洋两岸闹出不少议论。如今南方银行似乎无疾而终,委内瑞拉因石油降价而财政萎缩,是一个原因;另外就是操作上的困难了。

当今世界不缺钱,缺的是回报率靠谱的投资项目。要说现钱,“苹果”公司手里就有一千九百多亿美元,几乎是亚投行一千亿初始本金的两倍。这在美国房地产市场上都能看出来。老农打猪草的地儿附近,有栋雅致绿色小楼。看着它摘牌卖出了,过了两星期,又插上了拍卖招牌。如此三次。问中介怎么回事,中介说:买主筹不到银行贷款,只能撤销合同。

那场由房贷坏账引起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对银行加了许多限制。你要向银行贷款,银行就要干涉你的家务内政,强迫你遵守一套行为准则。你必须证明自己是个财务上负责任的人,每个月都按时支付水电、互联网、电视、房租和信用卡等费用。一次延期付款,都可能影响你的信用积分(credit score)。银行并不差钱,很愿意放贷,但是找不到那么多符合规定的用钱严谨借贷人。

拿不到银行贷款,并不是没办法,可以找律师、牙医等私人凑钱的信用社。他们条件低,但利率高一些。

这两年,美国甚至有个倾向:考虑结婚前,要查对方的信用积分。男的想看看女方是不是乱刷卡乱买衣服而不能按时还债的败家娘;女的想知道婚后买房时,男方是不是拿得下低利贷款的资优郎。

国际贷款,其实道理相似。第三世界国家对世界银行等多边开发机构的抱怨,主要有两条。一是干涉内政,附有经济改革条件,还要美其名曰:请你采取财务上负责任的政策。经济之外,常常还有其他方面的莫名其妙条件。比如,美国曾经否决对某国火力发电站的贷款,说是空气污染太重。又如,美国曾经否决对某国水电大坝的贷款,说是会强迫拆迁太多原住民。

第三世界国家的第二条抱怨是不公正。世界银行等机构给出的信用等级,他们总是低于欧美。前者借款,就要承担较高利息。

查韦斯明言要跟世界银行对着干(参见农文《反美斗士查韦斯》,《南方周末》2013年3月21日),但南方银行其他股东,巴西、阿根廷等,既要担心贷款能否收回,又要考虑自己的国家形象,并不愿完全无视世界银行的相关经验。扯来扯去,至今未听说南方银行贷出了什么款子。

亚投行的推销者们,头脑要比查韦斯冷静。4月初主旋律还在欢唱亚投行“新范式”、以大强国“为主导的全球化金融新格局”等高调;到了4月底,有关官员却一再表示,亚投行将尊重和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标准,按国际惯例办事。这样也好。让国外基建项目得到贷款后大量购买国内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和水泥,并且在多边旗号下避免以前双边合作偶有引发的“新殖民主义”指控,已经是很大的收益了。至于让我们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兴奋莫名的挑战西方的“首创”,那就等下次吧。

(本文平装版已于5月22日见报)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