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澧 > 娃爱考名校,人说有高薪

娃爱考名校,人说有高薪

     

(图)西安交大附中考点外,一家妈拿着“长颈鹿”,等待家生出来。

又是高考时节。每个学生娃都想考进名牌学校;他们的父母,或许期望更殷。不过,在媒体上,Why考进好大学,对待这一问题的“政治正确”态度,似乎是不以为然。告诫考生的,多是不进名校照样创业发大财。美国媒体同样如此。美国大学通常4月末发榜,3月里,媒体已发动宣传攻势,规劝学生和家长不必孜孜以“藤校”(IvyLeague)为念。

《纽约时报》3月15日刊登了其专栏作者弗兰克·布鲁尼的新书选段,书名就叫《你去什么学校不等于你将成为什么人》(WhereYou Go Is Not Who You'll Be: An Antidote to the College AdmissionsMania)。该报3月底对该书的一篇书评,甚至说那些美国名校就是拿了政府执照的“黑社会”,强迫家长交“保护费”(高额学费),威胁道:不交就小心你家孩子的前程!

美国人谈不必进名校,常引用曾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的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艾伦·克鲁格及其合作者斯苔希·戴尔的调查。国内现在也开始引进他们的结果。例如,北京某报3月30日有篇文章,《高中是个把人分类的机器》——作者据说还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研究员——里面说道:克鲁格他们“考察了那些有本事上名校但是最终去了普通大学的人。在一项统计中,519名学生同时被名校和普通大学录取,结果他们后来的收入是一样的——不管他们当初选择了名校还是普通大学!”作者以为,这也表明,对国内“聪明学生来说,上不上名校并不重要”——其实,如此理解并不准确。

政府或家庭的教育投资,怎么使用最合算?这是当代经济学研究的一个问题。国内现在热议“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果人力成本不能与印尼等低收入国家竞争,技术能力又不足以与德国等高收入国家竞争,会不会长期停滞在中等收入?跨越的关键措施之一,是以教育来提升劳动者素质,这样才能与欧美国家在高附加值的产业竞争。这时,如何分配教育投资就大有讲究。

克鲁格他们调查的就是名校学费回报率。这调查分两部分。一是那些中学平均成绩或“美式高考”SAT分数相近的学生,读了不同学校后,若干年后的平均收入是否有高低(下文称调查A)。调查发现差距显著。毕业十五年后,名校生的平均收入比普校生高了两万美元,虽然进大学前的学业程度是一样的。

这似乎证明了上什么学校决定了你将有哪一等收入。不过,分析研究是个不断细化的过程。克鲁格他们考虑到,美国“藤校”并不是只按分数录取。招的新生,或许是中学学生会主席,或许是校篮球队队长,或许是校辩论队领队,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具备相当的领导才能,有强烈上进心(美国人的说法是有野心ambitious),有很好的人际关系技巧,也很聪明。所以克鲁格他们进一步做了调查B。他们将那些被名校录取但读了普校的人——这是调查B的巧妙之处——与名校生比较。

他们的发现是,被名校在1976年录取的学生,到了1995年,名校生的平均收入为九万美元;普校生的平均收入略微高一点,达九万一千美元。后来用更大样本和更准确收入数据做的调查,结果类似:你是什么人比你去什么学校更重要,至少就收入而言。

如果要借鉴克鲁格他们的调查,国内虽有自主招生,但高校基本上仍是按考分录取,调查B的发现不适用。国内甚至不存在一个被名校录取却去了普校的学生群,想要重复克鲁格他们的调查都不可能。可以借鉴的只是调查A——国内考生,不管多聪明,应该尽力而为考名校。

分析研究是个不断细化的过程。当克鲁格他们进一步细分调查B的样本时,他们发现:对那些出身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读名校有极大好处(原因这里不讨论)。如果仍要借鉴调查B,那么国内的寒门子弟一定要数倍努力,拼命考名校。

克鲁格他们仅是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来调查读名校是否值得。要是你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其他目标——比如,在读大学期间,将语数外、理化生和史地政这九门中学大课,全面提升到中学程度——那么名校的师资、学术交流规模、实验室、计算机房、图书馆和实习场地等条件,显然较优胜。不必管那些“政治正确”的舆论说什么,你就是应该考名校。

当然,如果没考上,那些“心灵鸡汤”还是对的:不进名校,照样有创业发大财的机会。弯弯曲曲的岔道,总是比直道更多。

(本文已于6月4日见报)

推荐 21